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1.jpg

(已結束)尖端出版《颶風之城》讀試閱|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

一塊遭到上帝遺棄的殘破之地,一場由弱肉強食規則所主宰的夢魘。在信仰、性、毒品與貧窮的世界裡,我們終將成為死在溝渠中腐爛的屍體。你也感受到社會的惡意,以及自身的無助了嗎?《颶風之城》直接、暴戾,卻又勇敢並充滿詩意,費南達・梅爾喬利用如長蛇般綿延的文字,緩慢滲出腐蝕表象的毒液,赤裸呈現貪腐建構的牢籠,籠中的男男女女,在殘暴與失控的無期徒刑裡,徒然找尋早已消逝殆盡的人性。

感謝「尖端出版」提供了3本《颶風之城》【英國筆會獎得獎之作】贈書,歡迎喜愛犯罪/懸疑小說的讀者,踴躍參加這一次的「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仔細找一找,答案就在下面這一篇精彩的「試閱」中,詳細的遊戲規則與截止日期刊登於文末,敬請詳閱!

 

《颶風之城》第1章~第2章試閱內容

作者:費南妲‧梅爾喬 出版日期:2023/04/14


第一章


他們從河那邊沿著路走到水圳,拉著彈弓備戰,雙眼在正午豔陽之下幾乎瞇成一線。一夥人總共五個,只有帶頭的老大穿著泳褲,那件紅色短褲襯著甘蔗田格外醒目,五月初的甘蔗仍未長高,曬得乾枯萎靡。跟在老大後頭的其他四人僅著內褲,個個從腳底至小腿覆滿泥濘,個個輪流搬運那天早晨在河邊撿來的一桶石子,個個橫眉瞪目、面色猙獰,隨時準備慷慨赴義;就連隊伍末端年紀最小的那個也不敢承認自己其實怕得要命,他手裡將彈弓的皮筋拉得死緊,石子緊嵌在皮兜中,一旦察覺任何遭受突襲的徵兆,就要不由分說發動攻擊,管它是那頭霸鶲的高啼(霸鶲藏匿於他們身後的樹上,宛如衛兵站哨,翻騰得樹葉沙沙作響),抑或是石塊飛過鼻尖下方、劃破空氣的呼嘯。微風暖熱,近乎白色的天空中雲集著彷彿並非來自人間的猛禽,此時惡臭襲來,比臉上被撒了一把沙子還要令人窒息,讓他們想在臭氣抵達腹腔前用力嘔出,讓他們想停下腳步掉頭就走。但帶頭老大往那條家畜走的小徑一指,而這一夥五人,沿著乾枯草地匍匐向前的五人,緊緊擠作一團的五人,被紛飛金蠅圍繞的五人,這一夥五人終於認出是什麼在水面的黃沫中若隱若現──那是張已然腐爛的面容,軀體漂浮在燈心草叢與被風從路邊吹落的塑膠袋之間,黑色面紗在無數黑蛇之下蕩漾,屍首的臉上咧開一個微笑。

《颶風之城》作者|費南妲‧梅爾喬
《颶風之城》作者|費南妲‧梅爾喬
 

第二章


人人喊她「女巫」,就像喊她媽媽那樣;起初在她開始販售詛咒和療方時,大家是喊她「小女巫」,後來在土石流那年,她落得孤單一人,從那時起大家就只喊她「女巫」了。也許她曾有另一個名字,寫在哪張被蟲蛀過的陳舊紙張上,掩埋在某個衣櫃深處,櫃裡被那個老妖婆塞滿塑膠袋、髒破布、髮束、骨頭、餿掉的剩飯剩菜;也許她曾經跟鎮上的每個人一樣,擁有名字和姓氏,但即便有也沒人曉得,就連每個禮拜五上那棟宅子拜訪的女人,都沒聽過別人用其他稱呼叫她。女巫一向只對她喊「喂,白癡」、「喂,死小鬼」、「喂,魔鬼生的」,有時是叫她過來,有時叫她不要吵,有時純粹是叫她坐在桌子下不要亂動,好讓女巫細聽那些女人一面哭啼一面哀求,聽她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訴苦,聽她們的爭執、怨懟與苦痛,聽她們夢見已故的親人,聽她們仍在世的親戚爭吵交惡,還有錢,幾乎總是為了錢,但也為了她們的老公、為了那些在高速公路旁賣的妓女,她們會泣訴:為什麼總是在我重燃希望時把我丟下,她們會哀嘆: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不如死了算了,就到此為止好了,真希望自己根本沒出生;然後她們會拿起披肩的一角拭淚,但一走出女巫的廚房,她們一定會立刻遮住淚漬,畢竟她們才不想讓鎮上那些長舌婦稱心如意,不想讓那些人四處散播說她們找女巫是為了報復誰誰誰,說她們要詛咒勾引老公的婊子,因為總有一兩個這樣的傢伙,鎮上總有這種可悲的賤貨就愛搬弄是非,明明她們那些女子無辜得很,誰也沒去招惹,不過是找女巫討一帖治消化不良的藥,因為家裡那個呆瓜一口氣吃了一公斤薯片脹得受不了,或是討個提神醒腦的茶、治腹痛的軟膏,也有時候坦白說吧,只是想在那裡坐一坐罷了,抒發情緒,宣洩那些難以言說的痛苦和傷悲。因為女巫願意傾聽,似乎什麼事都不會嚇到她,畢竟說實在的,人家都說這女人殺了自己老公,還有什麼嚇得了她?她老公可是馬諾羅伯爵呢,據說她是謀財害命,為了那個死老頭的錢,他有房子、有地,足足上百頃的耕地和農場,是他老爸留給他的,起碼他拿到了他老爸賣剩的部分,當初他爸把那些地一點一點賣給工廠工會,省得他還要出去工作,靠租金或靠他所謂的生意就能過活,雖然那幾樁生意沒一個成功的,偏偏他家的地就是那麼大,直等馬諾羅老爺子死了,所剩的地居然還不小,能收一筆可觀的租金,可觀到那老頭的兩個兒子一聽到死訊就趕了回來。他這兩個兒子是他正宮老婆生的,住在蒙鐵索沙,已經長大成人,都沒在念書,鎮上的醫生跟他們說老爺子死因是心臟病,於是兩人跑去甘蔗田中央的宅子,當時大家正在守靈,那兩個兒子就當著眾人的面對女巫說,他們給她一天的時間收拾東西滾出鎮上,要是她以為她這種賤胚能染指他們父親的財產,那她鐵定是瘋了──那些地!

颶風之城【英國筆會獎得獎之作】
颶風之城【英國筆會獎得獎之作】

那棟大宅!這所宅子甚至過了這麼多年還沒蓋完,恰似馬諾羅老爺的那些大夢,氣派又扭曲,有繁複的樓梯和扶手,上頭裝飾著石膏小天使,天花板高得有蝙蝠棲居,還有傳聞說不知哪裡藏著一筆錢,藏著成堆的金幣,馬諾羅老爺從他父親手中繼承下來之後從沒存進銀行,別忘了也有鑽石,那枚從來沒人見過的鑽石戒指,連他兩個兒子都沒見過,可是據說戒指上鑲的鑽石大到看起來像假的,是貨真價實的傳家寶,本來屬於馬諾羅老爺的祖母,那位蒙特羅伯爵夫人朱西塔‧貴博,無論從法律或天理來看,傳家寶的正統主人都該是兩個兒子的親娘,也就是馬諾羅老爺的正宮老婆,那位受到天主和世人認可的元配,不是那個臭婊子,那個滿肚子壞水、害人性命、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巫,她自以為高人一等在鎮上晃蕩,但她算哪根蔥,不就只是馬諾羅老爺從哪個破爛鄉下找回來的破麻,純粹是為了在杳無人煙的荒野滿足他的基本生理需求罷了。事實證明她很邪惡,畢竟天曉得她怎麼會知道,有人說是魔鬼告訴她的,總之她發現有種野生的藥草長在山裡,在靠近山頂的地方,長在古老的廢墟之中,聽政府那些穿西裝的人說,廢墟是遠古時代的墓,埋著曾經住在山上的人,他們是這片土地最初的住民,比下流卑鄙的西班牙人更早,那些西班牙人駕船過來,一看到眼前綿延的土地就說先搶先贏,現在這塊土地是我們卡斯提亞王國的了;少數存活下來的古代住民逃進山裡,失去一切,連蓋神廟的一塊塊石頭都保不住,後來一九七八年來了颶風,神廟被土石流埋在山邊,當時沖下的泥水活埋了上百個拉馬托沙的居民,也掩沒了據說生長著藥草的廢墟。女巫會把那些藥草煮滾,熬出無色無味、無可察覺的毒藥,連鎮上的醫生都判斷馬諾羅是死於心臟病發,但他的頑固兒子指天發誓說他是被下毒,後來大家把兩個兒子的死也怪到女巫頭上,因為就在他們父親下葬的同一天,魔鬼在高速公路上要了他們的命,那時他們引領著送葬隊伍前往鎮上的墓地,結果一摞鋼樑從前方的卡車滑落,把他們倆給壓死了;隔天報紙上全是染血的鋼架,整件事讓人不寒而慄,因為沒人說得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那一摞被繩子綁住的鋼樑怎麼偏偏就鬆脫了,砸穿擋風玻璃,把他們兩個給捅穿,很多人都聯想到了女巫,把這事歸咎到女巫頭上,說是女巫詛咒了他們,那個妖女把靈魂出賣給魔鬼來交換超能力,這全是為了保住宅子跟周遭的土地,差不多就在那時候,女巫把自己關在宅子裡,再也沒踏出一步,無論白天黑夜都不出門,或許是害怕伯爵家族等著向她尋仇,也說不定是她瞞著什麼事,藏著一個她非得寸步不離的祕密,想必是屋裡有什麼東西讓她非得守著不可,後來她越發清瘦蒼白,光是跟她對上雙眼你心裡就會一陣發毛,因為她顯然是瘋了,是拉馬托沙的那些女人送食物給她,用來交換她製作的藥膏藥水,藥湯裡熬著她在菜園裡種的藥草,或是她要那些女人去山上採集的野草,那些年她們還有山可上。也差不多是在那時候,當地人開始在夜裡目擊那隻會飛的獸,當男人走著村落之間的泥土路回家時,牠會尾隨那些男人,兇惡的眼灼灼發亮,伸出鳥爪作勢攻擊,說不定是想抓住他們飛向地獄之門;差不多在那時候,關於雕像的流言不脛而走:傳說女巫在屋裡藏了一座雕像,估計是在樓上吧,那裡她不准任何人上去,連拜訪她的那些女人也不行,聽說她在那裡關起門來跟雕像苟合,那是巨大的魔鬼塑像,一根肉棒粗大得有如緊握甘蔗刀的臂膀,女巫夜夜用巨根縱慾淫樂,這就是為什麼她一口咬定她不需要丈夫,事實也是如此,在馬諾羅老爺死後,這婆娘再也沒有另一個男人,後來她提起男人就痛罵,這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她罵那些人是醉鬼、好吃懶做、一群公狗、不要臉的王八蛋,這些垃圾想進她屋裡等她死了再說,其他人哪,鎮上其他女人肯受他們的氣也未免太傻,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總是目光炯炯,髮絲凌亂,雙頰激動得泛紅,有那麼一瞬間,她又會美麗起來,這時其他女人會比個十字,因為她們腦中會突如其來閃過女巫赤身裸體的畫面:女巫騎在魔鬼身上,往牠怪模怪樣的老二坐下,一口氣吞沒到底,大腿淌著精液,赤紅宛若岩漿,或是綠而濃稠,恰似在她爐上的鍋裡咕嘟冒泡的詭譎湯水,老魔女會用湯匙舀起讓她們喝一口,好治她們的病;有時她們想像的精液則深黑如焦油,恰似那日她們在廚房桌子底下發現的小獸,一雙大眼跟亂髮就是那麼黑,那女孩緊跟在女巫的裙子旁,極其安靜虛弱,很多女人暗自祈禱她會早夭,免得受太多苦。過了一陣子,她們瞥見同一隻小獸盤腿坐在樓梯口,腿上攤開一本書,雙唇默念著一雙黑眼讀進去的每個字,消息頓時如野火般傳開,到了當天晚上,鎮上人人都聽說了女巫的女兒還活著,各方面來說這事都很出人意料,畢竟就連偶爾活下來的畸形幼崽,比如兩頭雞、五腳羊什麼的,過個幾天也就掛了,沒想到女巫的女兒──這個女巫偷偷誕下、見不得人的小獸,大夥開始叫她「那女孩」──沒想到一天天過去,那女孩是越長越大,越長越健壯,壯到有辦法完成她母親交辦的任何工作:砍柴、從水井挑水、扛著購物袋跟箱子去鎮上的市集,去程八哩、回程八哩,路上從不停下來休息,也不跟鎮上其他女孩子打交道,應該說那些女生也沒膽子跟她攀談,不敢取笑她捲曲雜亂的頭髮、襤褸的衣裙、光裸的大腳,不敢取笑她這麼高、動作這麼笨拙,像男生一樣活力充沛,卻比多數男生來得聰明,後來大家恍然大悟,竟然是那女孩負責管理家用,還跟工廠的男人協商租金,那些男人其實都等著女巫哪天出紕漏,好用合法的方式把她倆趕走,反正又沒有文件,世上也沒剩哪個活人會跑出來幫她們母女,誰知道她們根本用不著任何人幫,因為天曉得那女孩怎麼辦到的,居然純靠自學管起家裡的財務來,她把荷包看得實在是緊,有天她就這麼跑來廚房,說以後鎮上的女人來諮詢問事要定個價碼,因為老女巫──那時她絕對還沒超過四十歲,看起來卻活像六十,瞧她滿臉的皺紋、一頭灰髮、鬆垮的皮膚──老女巫已經瘋瘋癲癲的了,開始忘記要收錢,要不就是什麼都收:一條生蔗糖、一磅鷹嘴豆、一包快爛掉的檸檬、一隻長蛆的雞,通通是些沒用的廢物,但那女孩對這一切亂七八糟的情況喊了停,有天她就這麼出現在廚房,用沙啞的嗓音(因為她不習慣說話)宣告,那些女人帶來的禮物沒辦法抵問事的費用了,照這樣下去可不行。她告訴大家,從現在起,費用會根據需求的複雜程度來收取,根據她母親必須採取的方式、為達效果必須施行什麼魔法來收取,畢竟治療痔瘡跟讓男人徹底臣服是兩回事,至於要跟她們死掉的媽媽通靈,問那個臭老太婆有沒有原諒她們在她生前不管不顧,又是另一回事了,對吧?沒錯,從現在起該改一改做法了。那些女人對此很不高興,不少人停止在禮拜五上門,要是病了就去找帕羅格丘的那個先生,反正他好像比女巫有效,看那麼多人大老遠從首都跑去找他看診,有電視上的名人、橄欖球員、跑競選行程的政治人物,但話又說回來,他看病可不便宜,既然那些女人大多數連搭車去帕羅格丘的公車票錢都湊不出來,她們只得跟那女孩說:啊,好啦,所以要怎麼算,接下來要怎樣,她們手頭只有這樣那樣的數目,然後小女巫會露出一口大牙齒,說不用擔心,要是她們的錢不夠付,可以留下其他東西當抵押,比如妳那天早上戴的耳環,或是妳女兒那把金十字架,再不然,真要說的話,玉米羊肉粽、咖啡機、收音機、腳踏車,她什麼生活用品都可以收,要是晚給了還得付利息,因為她突然也開始經營放貸,利率35%,有時候更高,鎮上每個人都說這全是魔鬼的陰謀詭計,誰見過一個小女孩這麼精打細算,要不是有魔鬼的話她能跟誰學,在酒吧裡他們都說簡直是光明正大搶錢,是時候叫有關單位來抓那個小賤貨了,把她扭送警局,該把她關起來了,竟然敢放高利貸,敢剝削窮人,她以為她是誰,這樣壓榨拉馬托沙跟附近村莊的居民,但到頭來誰都沒做什麼──除了她,還有誰肯讓他們用那些窮酸的東西抵押換現金,何況沒人想跟女巫為敵,其實他們一個個都嚇得屁滾尿流,連那些大男人都不敢在晚上經過那間宅子。人人都知道屋裡會傳出聲音,會有呻吟跟哭喊一路飄到泥土路上,他們以為那是兩個女巫跟魔鬼淫亂的聲音,不過也有人覺得純粹是女巫正在發癲發狂,因為到了這時候,她幾乎認不得她原本認識的人了,有時雙眼會一下子渙散,大家都說這是天主對她的懲罰,誰叫她是那麼惡毒的浪蕩女,甚至生了撒旦的女兒,因為每次有人問起那女孩的父親是誰,女巫總是三緘其口,沒人猜得到真相,因為沒人敢肯定她女兒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Hurricane Season
Hurricane Season

可以確定的是馬諾羅老爺死了很多年,而且她從來沒有其他男人,瞧她整天足不出戶,也不去跳舞。說真的,那些女人想知道的其實是:老天在上,那個醜八怪小畜生的生父會不會就是她們自家老公?所以每次看女巫對這個問題的反應,她們都會寒毛直豎,女巫只會冷笑一聲,怨恨地瞪著她們,回答說那女孩就是魔鬼生的,天哪,她看起來確實是像,尤其是貴博鎮那間教堂的一幅畫,就是大天使米迦勒把一個小子壓在地上的畫,那個小子的臉都要壓扁了,一比較之下,她的眼角眉梢實在是像;於是那些女人會在胸前畫個十字,偶爾午夜夢迴,她們會夢到魔鬼追著自己跑,胯下陽物硬如棍棒,昂然直豎,要使她們受孕,她們噙著淚水驚醒,腹部脹痛,大腿內側全溼了,然後她們慌忙趕去貴博鎮上向卡斯托神父告解,神父會責備她們怎麼可以聽信那種胡說八道。有些人擺明不信這一切,說女巫只不過是精神錯亂罷了,那女孩鐵定是從附近的村里偷來的;也有人說莎拉胡安娜老太婆以前常常講一個故事,就是那個年紀大了的莎拉胡安娜,她說有天晚上她的小酒吧突然來了一群小夥子,不是這附近的人,從他們講話的方式聽得出他們不是拉馬托沙的,搞不好甚至不是貴博鎮的,這些小鬼當時已經酩酊大醉,開始吹噓說他們剛才跟拉馬托沙某個女的快活了一番,人家都說那個婊子殺了她老公,還到處扮起巫婆了咧,聽到這裡莎拉胡安娜就豎起耳朵,聽那些人講他們是怎麼偷溜進屋裡,把她揍個半死,好讓她不要亂動,這樣他們才能輪流幹她,說到底,管她是不是女巫,她都是個正點小騷貨,而且大家都看得出來她其實很想要,看她被插的時候那樣又扭又浪叫,再說這個破爛地方根本都是一堆妓女戶,那些小夥子這麼說。


(試閱結束)

 

【作者簡介】費南妲‧梅爾喬Fernanda Melchor,一九八二年生於墨西哥的維拉克魯茲,公認為墨西哥文學最受矚目的新聲,憑藉《颶風之城》榮獲二○一八年墨西哥筆會傑出文學與報導獎,以及二○一九年德國安娜‧西格斯文學獎、德國國際文學獎。


【故事簡介】墨西哥的偏僻小鎮發生一起殘暴的殺人事件,「女巫」陳屍在溝渠之中,面容全毀,頸部刀傷深可見骨。誰是兇手?又為何行兇?一時之間全鎮熱議,各種謠言和臆測甚囂塵上,而真相將透過八位鎮民的證詞逐一還原。但是,在私慾與祕密的驅使下,他們口中的真相,可信嗎?


一塊遭到上帝遺棄的殘破之地,一場由弱肉強食規則所主宰的夢魘。在信仰、性、毒品與貧窮的世界裡,我們終將成為死在溝渠中腐爛的屍體。你也感受到社會的惡意,以及自身的無助了嗎?

《颶風之城》直接、暴戾,卻又勇敢並充滿詩意,費南達・梅爾喬利用如長蛇般綿延的文字,緩慢滲出腐蝕表象的毒液,赤裸呈現貪腐建構的牢籠,籠中的男男女女,在殘暴與失控的無期徒刑裡,徒然找尋早已消逝殆盡的人性。


【得獎紀錄】

★ 售出三十國版權,驚豔文壇的震撼巨作!

★ NETFLIX高價搶下版權,影視作品熱烈改編中

★ 勇奪英國筆會獎,入圍都柏林文學獎決選名單

★《衛報》、《觀察家報》、紐約公共圖書館等眾多媒體評選「年度之書」

★「滿腔憤怒才寫得出來的文字!」──各界媒體平台與作家齊聲讚譽

★「一個文壇巨星的誕生!」──亞馬遜讀者★★★★★五星滿分推薦

 

【 讀試閱|找線索贈書抽獎辦法 】

請回到台灣犯罪作家聯會粉專上的這則臉書貼文按讚與公開分享,在該貼文留言區中標籤兩位臉友,並回答→ 1) 數數看,這兩章充滿壓迫感的五千六百多字試讀內容,總共只用了多少個「句號」? 2) 《颶風之城》的故事背景是在哪個國家? 名額:將抽出「三名」幸運者,各贈送《颶風之城》實體書一本 參加資格:請確認已同時追蹤了台灣犯罪作家聯會的FB粉專 截止:台灣時間即日起至2023年04月28日23:59止 公布:05月03日於犯聯FB粉專公布三位得獎者 本活動贈書僅寄送台、澎、金、馬地區

 

書 名|《颶風之城》Hurricane Season 作 者|費南妲.梅爾喬 Fernanda Melchor 出 版|尖端出版 博客來|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54066

Comments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