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相見恨晚的台灣法庭推理!讀牧童〈文石律師探案系列〉之《珊瑚女王》、《天秤下的羔羊》、《午夜前的南瓜馬車》

【文/戲雪】




一、前言


當年看到呂仁的推薦,就對牧童作品很有興趣,可惜《珊瑚女王》封面對我來說太可怕,不敢放在書櫃裡,就擱著沒有入手。直到今年讀了《天秤下的羔羊》,覺得很喜歡,繼續讀《山怪魔鴞》,越讀越覺得相見恨晚,後悔未能在新書期就入手為它們寫心得文推薦,後來得知十一月要出版新作《午夜前的南瓜馬車》,第一時間就下單,只是因為連同《珊瑚女王》一起訂購(註),等到貨已經超過兩個多禮拜了,希望等我這篇文章寫完,還不至於太晚。


註:讀冊剛好和台灣文學基地合作,買書送書衣,順道幫我解決封面太可怕的問題!雖然是紙做的,跟我預想的布製不同,但好歹是不易破的油面紙,且上下有收邊,上頭還有一隻小橘貓在看書。



二、系列看點


這裡先讓大家有個認知:牧童是台灣可說唯一有在持續創作法庭推理的作家。


台灣的法庭相較國外最大的不同點,在於"沒有陪審團"(國民法官制於2023年上路,但和陪審團並不同),因此就法庭小說來看,與翻譯作品常常試圖操縱陪審團的法庭攻防重點有很大差異,適用法條更不用說,台灣人看台灣的更實際。


其次,題材和封面看起來雖然沈重,內容卻是非常熱血有趣,甚至是爆笑的。

這要歸功於人設,即偵探組合:由喜歡研究各式雜學卻對人際關係一竅不通、遇到美女告白甚至會臉紅落跑、綽號文旦/柚子的傻萌律師文石(破音旦),搭配正義感爆棚(眼淚也常常爆棚)、冒險犯難排隊搶烤麵包機不落人後、心直口快沒大沒小愛吐槽上司,重點是身材外貌跟內心一樣火辣辣的助理沈鈴芝,並且由後者擔任第一人稱局內視角「我」來帶領讀者。偷偷說,看她罵人真的很好笑,揍人也是一絕:

一進法庭入座,三位法官的臉就比死了三個月的屍體泡在餿水桶裡三個月還要臭。(《天秤下的羔羊》P.139)
然後他又帶我去幾個油頭粉面的富二代面前介紹,什麼偷你、薑泥、沾母屍的英文名字一堆,我都不屑記。反正這些傢伙不是露出邪笑就是盯著我的胸部,沒一個讓人有好感的。(《天秤下的羔羊》P.187)
  「什麼?」那混蛋放開扯我頭髮的手,一把搶過那冊子狂翻:「怎、怎麼……」   我用盡全力狠踩他腳踝、踹他下體:「烤春雞!焗龍蝦!炸羊排!煨黃魚!把你踹成敘述性詭計菲力!」(《午夜前的南瓜馬車》P.193)


第三,除此之外,還有驚險刺激的動作場面,及豪華時尚的視覺饗宴。


比如飛車追逐、逞兇鬥狠(咳)、時尚服裝秀、有錢人的遊艇派對、魔術表演等等,也就是非常適合影視改編翻拍。果不其然,《天秤下的羔羊》在擅長IP行銷的責任編輯喬齊安薦書下,入選文策院媒合改編,確定要翻拍成電視劇!而本書相當接地氣,故事從台北陽明山的一場車禍開始,場景拉到桃園復興鄉、高雄旗山等地調查,甚至還到三峽去觀落陰,並從高雄港搭遊艇出海,完全是另類台灣觀光指南。


《午夜前的南瓜馬車》雖然大場面變少,小場面的爆點卻更大,比如與壞人的打鬥,在《珊瑚女王》裡,鈴芝還只能旁觀,來到《午夜前的南瓜馬車》就整個撩落去,更命懸一線。還有法庭攻防戰的比例也大大提升,如果覺得前兩作的唇槍舌劍看不過癮,一定要看看《午夜前的南瓜馬車》。為不影響閱讀樂趣,本文僅摘錄與案件無關的部分如下:(第211頁)

  「是是是,您真是非常盡職呢。很抱歉,因為我不是住南部,不知道南部縣市的民意代表都如此盡職啊,令人佩服。」猶如被老師訓斥後的小學生般,文石唯唯諾諾起來。「而且從剛剛您的證詞聽來,您的記憶力真是非常厲害,連距離那麼久的事都能如數家珍,想必連任三屆的議員工作,讓您非常辛苦?」   「這只是擔任民意代表的基本條件而已,選民的陳情、議案的審查,記憶力不好怎麼行。」她睨了文石一眼,貌似文石所說是毫無營養的廢話。   「那您一定記得市議會議場有多少面國旗了?」   「蛤?」丘郁盈的表情好像嗑牛排吃到尾聲,才發現嘴裡嚼的居然是小卷。「誰會去記國旗幾面啊?」   「妳不是說開會從不缺席嗎,每次開會時不是都會面主席台看到主席身後的國旗嗎?」

三、分部重點


回頭來說,一部作品要稱得上「傑作」,可不能只有表面好看而已,更重要的是故事的底蘊,必得有著發人省思的內涵,讓人有共鳴,進而回味再三。


《珊瑚女王》從一場兇殺案開始,嫌犯被指證歷歷,主角一樣在台灣南征北討調查真相,還當事人的清白。主要探討既定成見對人的影響有多深,導致許多事實明明就在眼前卻看不到,這也是許多誤解和冤獄的由來,而其核心的概念,以當年來講,真是走在潮流尖端,但一講就爆雷,這裡就不提。


《天秤下的羔羊》案件的本身就架構在司法必然不公的基礎上,這要等讀到後半才會恍然大悟作者下的好棋。而除了探討「應注意而未注意」等台灣交通案件不明文的通判之外,故事的起始是土地糾紛,眼看官商如何勾結,讓土地兩賣,實在讓人心驚。此外還為我解惑「為何明明賣不出去,建案卻還是越蓋越多」:

《天秤下的羔羊》第206頁    「公司還不出錢(給銀行)是可以倒閉的,一個建商手上可能有好幾間公司,甲公司倒了再用乙公司推建案(向銀行)借款,有什麼難的嗎?」    「蛤?那這樣銀行的貸款都收不回來,不就換銀行倒?」    「我們的政府會讓銀行倒嗎?」

《午夜前的南瓜馬車》,我可以說是探討愛情與都會的寂寞嗎?用問句是因為書中對愛情的著墨點其實不多,但卻是畫龍點睛的關鍵,而契約伴遊背後的一則則小故事,雖然跟案件無關,仍然讓人感慨。同樣地,本書也向讀者解說造成冤案的原因之一:

《午夜前的南瓜馬車》第197頁    「究竟該如何評定檢察官的考績呢?制度上的規定是要參考結案件數、結案速度和辦案維持律等表現來評定……    「不要覺得奇怪。以檢察官每個人手上所要處理的案件數量來說,一個人甚至可以高達百件,認真的人連晚上、假日都還要加班,所以也不能說結案快就不認真吧。而且不用數字,難要以檢察長的感覺來考評?」

四、其他台灣意象


除了檢討台灣法律,以及前面提到的台灣地景之外,這系列作接地氣之處,還包括《午夜前的南瓜馬車》有台灣時事梗「萊豬」、民俗傳說梗「紅衣小女孩」等等。特別要提的是台語的用法;台灣日常生活少見全面使用台語,更不用說台語閱讀,不管是用哪一種拼音書寫,多少都會造成閱讀障礙,若只是要接地氣、營造親切感,可以參考牧童的做法,使用在角色情緒激動時,特別是內心話的部分(咳),再例如下列這段父子對話,還順道帶出世代差異:

《天秤下的羔羊》P.187   「蛤,什麼蓋?我看是臭水溝蓋吧!吃麵包配茶就可以保護你?騙肖咧!」          「厚!Bond是龐德、Richard 是理查,不是台語的胖和國語的茶!他們都是保鑣公司最頂尖的好手,你不懂不要在那裡夏夕夏景啦!」

五、私心推薦


接下來我要聊的,會比較吃個人口味。


我在讀《天秤下的羔羊》時,就發現一些武俠梗,還想說可能是我自作多情,然而當我回頭讀了《珊瑚女王》,就忍不住想尖叫:定罪魔手「楊錚」、主角愛拋花生進口中吃、常摸鼻翼、出神入化的易容術,更不用說故事核心,那宛如神水宮的某企業、「珊瑚女王」這四個字根本致敬「水母陰姬」啊啊啊!(我這樣應該沒爆雷?)古龍讀者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後來《天秤下的羔羊》解密「天一神水」的真面目,《午夜前的南瓜馬車》更有一句「雲深不知處」,媽呀該不會是《陳情令》/《魔道祖師》?如此再對照文旦和鈴芝兩位的人設,要說作者不是武俠粉我不相信!


比較明面的是動物梗,不用刻意觀察就會發現無論長篇短篇篇名一定有動物,內容也有相對應的存在,只是到了《午夜前的南瓜馬車》,書中我沒看到什麼馬,唯一常出現的動物,應該是「喵喵」?(笑)此外,不只動物,植物在這系列也常出現(比如文旦、靈芝本身就是),很多時候更是關鍵破案點喔!

六、結語


最後,如果問我要從哪本開始看?我會建議從第一本《珊瑚女王》開始,再接續看下去,因為雖然它們案件獨立,完全可以分開閱讀,但人設有關聯,而且有很多作者梗在裡面;那種會心一笑的樂趣,可是按出版/寫作順序讀的老讀者更能領會。包括本文未能進一步介紹的《山怪魔鴞》,是文旦早年的故事、雖然是短篇,仍有著不同的精彩。進一步的介紹等牧童老師再出版短篇作品集時,我再一併介紹分析——敢情是變相敲碗來著!(笑)


文末附上這系列出版時間和書籍連結:


2013《珊瑚女王

2018《天秤下的羔羊

2019《山怪魔鴞

2021《午夜前的南瓜馬車


以上。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