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已結束)尖端出版《詭祕客2022》讀試閱|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

台灣犯罪文學專刊《詭祕客》2022年度新刊來了!本期的「年度十三作」專欄,表面上是精選了台灣犯罪文學發展至今,長篇的小說創作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場面」,這些描述可能含括「場景」的描繪、「角色」的塑造、「詭計」的佈局……等等屬於故事情節文本的精采內容,然而,如何避免太過主觀的閱讀偏好或情境影響,從「名場面」的架構中,看見台灣犯罪文學中值得再深入一探究竟,甚至能夠碰觸長久以來的「在地書/譯寫」的議題,遂成為本期的關注重點。

感謝「尖端出版」,提供的3本《詭祕客2022》贈書,歡迎喜愛懸疑推理小說的讀者,踴躍參加這一次的「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仔細找一找,答案就在下面這一篇精彩的「試讀」中,詳細的遊戲規則與截止日期刊登於文末,敬請詳閱

 

《詭祕客2022》試閱內容

作者/台灣犯罪作家聯會


閱讀《詭祕客》的朋友,你們好!去年約莫此時,《詭祕客》在創刊後,我的心中便暗自發誓,這絕對不能是一本去年開張大吉、今年就後會有期的「孤島」期刊。為此,編務小組在去年剛完稿時即已兢兢業業,著手規劃次期內容。本期「台灣犯罪文學名場面13作」早在去年七月就著手進行書榜徵選,只希望能有更多時間進行討論。


其他單元也都各自隨後開始準備,讓策畫、撰稿工作盡速推展。事實上,關於刊物的內容,創刊以前就曾有過反覆討論,國際交流也好、創作者經驗分享也好、IP改編作品也好,務必以同一個架構來呈現,使集稿作業更有效率,讓各類資訊能涵蓋既有的面向。── 既晴|知名作家|台灣犯罪作家聯會 執行主席


台灣犯罪文學 「名場面」十三作

《墜落的火球》杜文靖|突然間,他發現了一樁夜空奇景,在所有的市招霓虹燈燈影的閃爍中,突然有一輪火紅的亮光在對街花稼賓館的頂樓燃亮,它的光亮立刻成為整條夜街最亮的目標。……


火苗在燃起之後,並沒有升高,也未見擴大,只是在花稼賓館的頂樓形成了一團火球,火光照亮了頂樓上的夜空……


突然間,也不過在火球亮起的那幾秒鐘後,一大片驚呼聲從路人的口中喊了出來,在夾雜著難能分清楚的各式驚叫聲中,花稼賓館頂樓的火球,離開了頂樓的位置,躍出了樓頂,從夜空裏急速地下墜……下墜。


《別進地下道》既晴|血肉模糊之間,我看見夢鈴絞結成團的烏黑長髮。


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夢鈴的秀髮凌亂枯澀,臉上的皮膚已經乾癟潰爛,但依然無損於我記憶中的美麗。


在我臥病在床的兩週,夢鈴的亡魂就依附在頭顱上,在夢中傾訴著只獻給我的戀人絮語,暗示著我她就在床下守候,時時刻刻未曾停息。我聆聽著她的呢喃,聆聽著她的悲鳴,卻渾然未覺這就是她的真心真意,這就是她的愛……


我不敢再想了。我不能再想下去了,這只會令我頭皮發麻。


我只能摟著美麗、鍾愛的夢鈴,摟著她腐爛的僅存頭顱,蜷縮在床上靜靜等待進入夢鄉。我希望立即見到夢鈴的魂魄,溫柔地詢問她這個不解之謎。

《國球的眼淚》秀霖|當然我不可能就此罷休,瞞著父母偷偷用自己的零用錢,又買了一台方便藏匿的小型收音機,並在書桌上擺好紙本作業的陣勢,實際上都在聆聽職棒轉播。原本還有心要邊聽轉播邊寫作業,但瞬息萬變的球賽,一下就有變化,根本就不可能專心寫作業。


每當緊張局面,轉播員說出:「這球投出——」,我緊張的心也跟著懸掛在半空中。或是轉播員突然高喊:「這球揮棒打擊出去!非常高!非常遠!」的時候,在不知道落點前的那短短幾秒,總是瞪大眼睛坐在書桌前直視前方,直到結果出現,如果是支持球隊擊出安打或是全壘打時,都會高興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反之,如果是被接殺留下殘壘,都會讓我懊惱地想捶桌子。


《我是漫畫大王》胡杰|這股鐵霸王漫畫的風潮,非但沒有隨著阿健的二年級學年結業而稍獲平息,反倒因為電視臺在緊接著的暑假裡強打《無敵鐵金剛》卡通,而變本加厲。


卡通首播當晚,全台灣的小鬼頭們爭睹漫畫書裡的鐵霸王夾著炫麗的聲光效果,活靈活現地躍上螢光幕,各個熱血沸騰。在電視前狂接著同學來電的阿健,也不甘示弱地撥出十來通電話,昭告天下……


有了電視卡通推波助瀾,阿健與同學們的漫畫競逐更加白熱化,相互較勁得如火如荼。畢竟誰能夠亮出最齊全的數量與最稀罕的版本,誰就能在敵友親疏的人際網絡中獨占鰲頭、呼風喚雨。


《流》東山彰良|我在一九七九年退伍,接下來幾年世界瞬息萬變,一九八○年,擊出八百六十八支全壘打的王貞治宣布從讀賣巨人隊退休;約翰‧藍儂在紐約的住家門口遭人槍殺。查爾斯王子和黛安娜王妃在一九八一年結婚,翌年的一九八二年,英國和阿根廷之間爆發了福克蘭群島戰役,東京迪士尼樂園在一九八三年開幕。


雖然這世界發生很多事,但我對於那時候的自己,只能勉強想起兩三件事。


《懸案追追追》天地無限|豁出去了!我乾脆把上衣脫了,像是示威似地朝永貞大樓敲著胸膛,不斷地豎起中指。混蛋!有種就開槍啊,對著我這一身不設防的肌肉,儘管放馬過來!


獨腳猴戲耍了五分鐘,我望穿秋水的BB彈終於迎面飛來了!因為受到膠膜阻擋,所以失了準頭,從我頭上飛過。我一個箭步躲往柱子後,緊接著像是炮連響,膠膜上劈里啪啦地被連打出十多個孔洞,數秒後狙擊手停火了。


幹得好!我開心地掏出口袋內的雷射筆,對準一組被貫通的槍孔投影過去。接著是第二組、第三組……非常好!反推這些槍孔的最終落點,都指向五樓的樓梯間!

《跛鶴的羽翼》舟動|父親站在母親的身後,握起酒瓶高舉起來,忽然朝她的肩膀猛力地一次次來回砸擊。任何人都無法忍受這種疼痛,更何況是母親。她痛得淚流滿面,實在忍不住了,一路逃上樓梯……


忽然間,他的脖子被橫向劃出一道深刻的傷痕。順時,那道長形傷口噴散出殷紅的血霧,他緊急用雙手摀住遭劃破的頸動脈,可是止不住泊泊的血流。血液不斷從他的指間泌淌,覆滿手背,胸前的衣衫沒多久便滴滿了一片猩紅。他不禁跪倒,雙眼瞪得大大的,直盯住母親手上的碎酒瓶……


「只有這樣做,……我才能終結一切不幸!」


《歡迎光臨康堤紐斯大飯店》李柏青|1月1日清晨,一間位於高山湖泊畔的飯店──康提紐斯大飯店董事長白維多的屍體被發現在懸崖下的湖畔步道上,死因是槍擊。唯一的線索是那枚留在死者體內6.5×50mm的友坂子彈的彈頭。


在警方調查下,無法祝福新婚好友的名偵探、執著於減肥與保護流鶯的離職警察、苦惱於是否和小男友去墾丁跨年的離婚女律師,以及神祕的怪盜「英特爾先生」,因為各自的原因被捲入白維多的命案……究竟他們所看到的是案件的真相,或者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

《縛乩:送肉粽畸譚》千晴|深紅之中,我定定看著頂上沉重的黑暗,雖然知道是供桌底下,但從來沒有看清過檀木的紋理。


這是第五次躺在神壇下,我不知道該換算成第幾天?金隆伯拿了一張草蓆鋪在這裡,說這是訓乩的傳統,有時候一個乩師出師前要躺上好幾年。


所有的窗格都糊上紅紙,所以後殿就算在白天裡也與黑夜難分,這也是一項傳統,乩身由「生童」轉變為「熟童」,要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坐禁,足不出禁房,連往地下室的門也被鎖上,只在後殿角落擺了水桶……


──睡不著嗎?


春甜膩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那次轉身之後,我再也沒有看到她,但她的聲音總是不分時機地響起,有時候就在涂金隆叨念著陳年舊事,或者寂靜在耳朵裡轟明得叫人發狂,她的聲音是流入乾渴喉嚨的糖水,即使越喝越渴,仍然寧可先在這個瞬間嚥下。

《山怪魔鴞》牧童|「你們不要不相信。這裡為什麼被稱為魯凱聖地,而且人煙罕至,就是因為祖靈守著這裡,不讓世俗污穢了這片山林。入山的人是誰,祖靈會指派鳥來看、會派霧來考驗、會派山怪來把祂不喜歡的人趕出去。剩下能平安抵達大鬼湖的,必須是蒙祖靈所喜悅的。」


宋念卉在他的背後翻了個白眼,嘴角歪了又歪。


「山怪……」喉嚨發乾,我實在忍不住了:「長老,牠是不是長得全身漆黑,有一對很大的翅膀,兩個眼睛像在燃燒的火焰?」


杭長老結實壯碩的身軀剎時止住,立刻返頭盯著我:「你看到了?」


「呃……」宋念卉睇著我一臉狐疑,我努力控制想說出的衝動:「沒、沒呀,我是在一本書上看過的。」


「每個人看到的山怪邪靈形貌未必一樣,就如每個人心中的邪念都不同。」長老像鬆了口氣般說:「如果你有看到,那我們這趟就完蛋了。」


「完蛋了是……什麼意思?」


杭長老面色嚴肅到令人發毛:「祖靈生氣了。我們有人非死即傷。」

《沒有神的國度》楓雨|「……在都市計畫之中,畸零地幾乎擁有了絕對的否決權。」張文芳附和了謝怡婷的說法,接著又說:「不過我爸不是為了取得這樣的否決權,才去持有畸零地,是因為前兩次的道路拓寬,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我們也是受害者。」


「可是,為什麼不接受都市更新呢?」何弘正直白地問出敏感問題。


「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訴你,我爸不是要錢,我們從來都不想當釘子戶。」張文芳也坦率地回答:「我爸就是想繼續經營他的小店,可是接受了都市計畫,他就必須搬到高樓大廈裡,儘管房價會比現在高,那也不會是他要的。」

《團圓》王少杰|阿母話才說完,車頭突然碰地一聲,冒出了火花。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讓趕來的學校老師強行架著,往後頭拉去。我感到阿母還想對我說什麼,可是我完全聽不到,我離阿爸阿母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放開我!放開我!」


我大叫道。就在這時,阿爸的車又傳出了爆炸聲響,原本只是車頭起火,現在整輛車都陷入了火海,滾滾黑煙直衝天際,一旁圍觀的人都尖叫了起來。我跪在地上,已經喊不出聲音了,我望著眼前的大火越燒越旺,阿爸阿母就在裡面,可是我卻無能為力。濃煙夾帶著熱氣,往我臉上身上陣陣刮來,不一會兒我也支撐不住了,整個人倒在地上。朦朦朧朧間,我聽見消防車跟救護車的聲音從遠方而來,接著好像有人把我抬到了救護車上,往附近的醫院送了過去。

《浮動世界》提子墨|台北一〇一大樓依舊遠遠地佇立著,彷彿是這一座海島永遠的性象徵,一如繼往像假陽具般堅挺地豎立在地平線上,不知名的樹蔓爬籐早已從許多樓面竄出,如長長的水母觸角隨著風流瀉而下。曾經高聳的巨根,如今看來卻宛若雪糕般正逐漸潰融著。(節錄自第一章 消失)


有些人,臨死前仍改不了抗議的習性,在早已更名為「三戰紀念場」的廢棄廣場前,對著人去樓空的磚紅色建築物絕食靜坐,抗議早已不存在地表的政府、聯合國獲安理會?抗議自己並不是方舟上的勝利組?抗議第三次世界大戰是不公平的?抗議傲骨的我們怎麼可能淪為戰敗國難民?抗議大自然無情的反撲與滅絕?卻壓根子忘了自己曾是污染、毒害這顆星球的一份子。(節錄自第八章 閃焰)

 

【 讀試閱|找線索贈書抽獎辦法 】


請回到台灣犯罪作家聯會粉專上的這則臉書貼文按讚與公開分享,在該貼文留言區中標籤兩位臉友,並回答→ 1)每一期的《詭祕客》所推薦的13作是台灣犯罪文學或日本推理文學?2)今年的「名場面13作」中,你最想閱讀哪一本?請分享本試閱內容中該小說吸引你的字句。(請勿抄襲)


• 名額:將抽出「三名」幸運者,各贈送《詭祕客2022》實體書一本

• 參加資格:請確認已同時追蹤了台灣犯罪作家聯會尖端EYE書坊的FB粉專

• 截止:台灣時間即日起至2022年10月13日23:59止

• 公布:10月15日於犯聯FB粉專公布兩位得獎者

• 本活動贈書僅寄送台灣地區

 

【內容簡介】

台灣犯罪文學專屬的創作.閱讀.研究──


★全台第一本從本土犯罪文學出發,提供創作者與國際接軌機會的專刊。

★多位「愛倫坡獎」與「匕首獎」得獎作家、「犯罪作家協會」主席、日本知名推理作家聯合推薦。

★定期舉辦線上講座、競賽活動等,詳請請參閱官網 www.the-cwt.com 。


【在地 X 國際】

觀看地景——台灣犯罪文學・名場面13作

本期的「年度十三作」專欄,表面上是精選了台灣犯罪文學發展至今,長篇的小說創作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場面」,這些描述可能含括「場景」的描繪、「角色」的塑造、「詭計」的佈局……等等屬於故事情節文本的精采內容,然而,如何避免太過主觀的閱讀偏好或情境影響,從「名場面」的架構中,看見台灣犯罪文學中值得再深入一探究竟,甚至能夠碰觸長久以來的「在地書/譯寫」的議題,遂成為本期的關注重點。


跨越國境的犯罪文學航路

本期除了依然有來自不同地域的世界犯罪作家座談,毫不藏私分享自身寫作經驗,更專訪了兩位在英國占有相當重要地位的作者/主編。而犯聯本身也增加許多新成員,各自暢談遊戲創作、IP經驗以及對犯罪文學的觀察,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限制齊聚一堂──


【作者簡介】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二○二○年九月六日成立,為亞洲第一個致力於犯罪文學創作、評論研究、國際交流等發展的專業組織,以犯罪文學期刊《詭祕客》的編輯事務為主要工作,並定期舉辦林佛兒獎、島田莊司獎、完美犯罪讀這本!等獎項,及多種實體、線上活動,以提升大眾對犯罪小說的瞭解為使命。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