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1.jpg

L.C《死神先生的自殺契約書》讀後感/閱讀探戈

【文/閱讀探戈】




好多年前,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死神的精確度》描繪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死神,在文壇刮起一陣旋風。現在台灣也有一本顛覆傳統死神的故事──《死神先生的自殺契約書》。《死神先生》寫作的架構上很有巧思,且將死神題材玩出新意。

看著「與死神立下契約」,便意味著故事將建立出「世界觀 」,作者就為自殺者、往生者、死神們建構出一個獨特的世界。

 

故事描述尋死之人會在尋死前見到死神。讓自殺者順利死去便是死神的「工作」,為了確保能「順利完成自殺」並提供自殺達到快速解脫協助,兩人會訂下契約作為條件。

死神會給予尋死者最多七天時間完成陽間未盡之事,時辰一到必了結生命,正因契約已定,誰也無法修改與挽回生命。

 

有看到亮點嗎?最晚「七天時間」。

七日皆由死神陪同走到生命將盡,意味死神可能與契約者產生情愫,成為朋友或情人,甚至關係更加親密。

 

契約是主架構,「死神的自殺契約書」推進自殺者與死神的關係發展,我們來看看契約為何:

一、若當事人依約自殺,死神可收下當事者的靈魂,而當事者將永遠無法轉世。

二、若當事人由死神殺死,死神將無法獲得當事人靈魂,當事人會失憶後轉世。

三、若期限到了,當事人沒有自殺行為或是死神沒有出手,雙方皆會受罰身亡。

四、若死神阻擾當事人自殺,拯救過程中死神將會受罰且救援失敗,同歸於盡。

 

以上白紙黑字寫明,無論死神多麼心軟不捨,立約人逝世是必然。

而條約看似「束縛了」情感發展,實則激化出了三對死神與立約者的化學效應。原來契約還有第五項、最後一項,當契約推動故事、引發情緒張力直到最後一刻引爆,風格從玄幻跨到寫實。

 

死亡與情感是貫穿整部作品的核心,當人一心尋死便是對人間生無可戀,卻總在真要步入死亡之際才產生的求生欲、才發現不捨死前品嘗到的一絲人生美好,這樣相互矛盾而生的「垂死掙扎」強化衝突點,進而豐富故事張力。

 

當然,死神的形象也是《死神先生》重點,先生不過是一個稱謂,祂可以是他、是她、是任何人,全看生前是什麼人、出任務決定自己是什麼人。

作者L.C給死神賦予全新身份、樣貌甚至注入有血有肉的情感,這樣的死神會多麼與眾不同?便是閱讀樂趣了。

 

短篇作品最難的便是「敘事完整性」,如何在不長篇幅完整建構出起因、衝突、接受、身分轉換、成長、自我認同達到一個圓(完整),是短篇難以掌握的節奏,若又要帶出「人物建立」與「世界觀設定」難度可是更上一層。

 

《死神先生》便將重心聚焦於「人」的敘事上,以三篇故事一篇番外看似獨立實則串起「一個大世界」,藉由不同角色使情感表達更加多元。

 

三對人物在自身故事以及和死神產生的情感皆不相同,當然尋死的方式、心態與結果也全然不同。

透過故事循序漸進地走入人物心境,「自我困惑、對愛的探尋」則越加濃厚、沉重與成熟,探討層面也更深,從自身(個體)、校園(群體)乃自家庭(令人窒息的親情)。

 

整部作品最富有意思,也是我最喜歡的部份在於「人物是跨越國界的」,表現出一種全世界的文化、宗教皆是相通相似,如同各個宗教皆有天堂、地獄、輪迴。

 

作者在三篇故事以不同敘事方式呈現,描繪出令人饒有興致的逝者觀點:死神不只一位、居住世界、死神是份工作甚至能有同事,以及縱使死亡也並非解脫,自殺不過是「另一種形式延續死亡的痛苦輪迴」,就看你與「眾死神」們如何接受面對。

 

《死神先生》是部具有影視風格且著重情感表現、存在價值的作品,從面對死亡、接受死亡,無論甘不與甘、留戀還是放下、虐心抑或心暖,當看著人間難解的千絲萬縷拉扯著角色,也拉扯著閱讀的你我。



本文作者簡介

閱讀探戈

本名林聖甯,筆名閱讀探戈。

《閱讀探戈:書富比鑑賞會》讀書會、臉書粉絲專頁版主。

《閱讀探戈:書富比鑑賞會》PODCAST 主持人。

不時上廣播電台節目分享書籍推廣閱讀。

現為「臺灣犯罪作家聯會」準會員。

目前於網路平台鏡文學、角角者進行網路小說創作。

Kommentare


罪詭情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