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1.jpg

【書評】末日降臨,寂寞的邊緣人竟獲得前所未有的幸福?──讀凪良汐《毀滅前的香格里拉》/喬齊安


【文/喬齊安】



 「無論在何處,人類的本性都是一樣的。問題不在哪個世界能接受妳,而是那裡要有願意接受妳的人。」   ──金草葉《剛剛離開的世界》(2021)


  「末日科幻」是電影與遊戲裡顯著受到歡迎的題材。奠定殭屍類型先河的《惡靈古堡》(1996)系列,背景就是世界末日;分別描述外星人入侵與地球冰河期的《ID4星際終結者》(1996)、《明天過後》(2004),也是留名影史的經典電影。

  現實中,人類的歷史也總是伴隨著一次次栩栩如生的「末日預言」。猶記我童年著迷於超自然事物時,便壟罩在大預言家諾斯特拉達穆斯(Nostradamus)的預言恐懼中──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降臨並毀滅世界。2012年,馬雅文化預示的末日更是盛極一時,從電視劇、流行音樂等大眾文化,到信徒引發的心理問題與暴動,都對社會造成了影響。

   大眾娛樂時常反應出人們在特定時間的焦慮與質疑,例如科技的過度發展與環境危機,讓我們著迷於末日科幻傳達的因果報應或人定勝天。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些年來最接近末日的時刻,並非來自預言,而是無預警爆發的COVID-19疫情,從2020年至今已在全球奪走近700萬條人命。

  新冠肺炎徹底改變世界原有樣貌,封城期間許多原本理所當然的事情被迫停止,日本滋賀縣出身的作家凪良汐便是其中一位受害者。她以《流浪的月》(2019)首度奪得本屋大賞冠軍,頒獎典禮卻因疫情取消;同時,另一個令她與責任編輯煩惱的問題是,獲得本屋大賞後的第一本小說、可謂萬眾矚目的新作──《毀滅前的香格里拉》,正好是一個描述世界末日的故事。在不斷有人離世、人們感到痛苦不安的當下,這本書的劇情已經遠遠不只是紙上談兵了,在這時出版合適嗎?


▌在不完美世界努力活著的他們,其實就是我們

  《毀滅前的香格里拉》由四個短篇組成一部連作集,每一篇由一位角色擔任第一人稱敘事:17歲的高中生江那友樹、40歲的地痞流氓目力信士、友樹的單親母親江那靜香、29歲的巨星歌手Loco。一個月後,地球將遭遇小行星撞擊、人類注定步上恐龍滅絕命運,彼此開始以暴力相對,在這個絕望世界中,他們會如何度過最後的時光?又為什麼在終結的時刻,反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凪良汐是擅長刻劃「邊緣人」心境的作家,更突出的是,她積極於創造「嶄新的人際關係」,描寫出人性無以名狀的複雜情感。BL作家時期的代表作《美麗的他》(2014),便細膩描繪口吃男孩對班上王者的信仰式傾慕;轉向文學創作的第一本作品《神的棲息地》(2017)裡,違背世間常識、選擇所愛的人物林立,包含與丈夫鬼魂持續生活的妻子;《流浪的月》更是石破天驚地在「戀童癖」誘拐犯與受害少女的禁忌關係下,重塑「羈絆」的定義,每每帶給讀者截然不同的驚喜。

  凪良汐從長期寫作BL小說中學習到一個吸引讀者的技巧,就是在小說開頭提出一個有震撼效果的「設定」。前述作品皆這樣操作,而今年(2023)讓她二度登頂本屋大賞冠軍的《汝、星のごとく》(2022),也是在全書第一句就拋出極具懸念的劇情:「我的丈夫每個月都會去見一次他的戀人。」可見她在這門心法上的駕輕就熟。然而若要談震撼設定,恐怕沒有比《毀滅前的香格里拉》的「人類滅亡」還具爆炸性了。

  固然格局拉得很大,但喜愛凪良汐的讀者讀起本書仍會湧起親切感。江那友樹與《美麗的他》主角平良一成,都是校園種姓制度中的底層跑腿,外表與學業不起眼,被排擠甚至霸凌的他們,悄悄映照了廣大沉默讀者的心聲。「世界末日」的設定將此類角色刻劃得更加深入,早已對人生絕望的「魯蛇」得知所有人都會喪命、沒人可以擁有燦爛未來,第一時間的心情並非感傷,而是陰沉的「喜悅」。這一種不敢明言的晦暗情感,完全獲取了學子的共鳴。凪良汐認為:「對處境感到絕望而希望世界乾脆毀掉,是青少年常有的想法。」



(因轉載篇幅有限,剩下的一半內容就再麻煩大家進入OKAPI的專欄連結點閱觀賞了,非常感謝!)


本文作者簡介/喬齊安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並擔任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島田莊司獎、林佛兒獎、完美犯罪讀這本等文學評審,興趣是文化內涵、社會議題的深度觀察。


長年經營之書評部落格:https://heero.pixnet.net/blog


Comments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