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已結束)皇冠文化《請把門鎖好》讀既晴專訪|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

我認為使用理性的調查手段去探索超自然事件,是很有趣的作法,我非常喜歡的「犯罪小說之父」愛倫‧坡,本身也是恐怖小說大師。由於他的關係,我對恐怖小說也稍微有些接觸。當兵的時候,我便開始思考是不是能使用這樣的手法來創作。

感謝「皇冠文化集團」,提供了2本《請把門鎖好》【20週年紀念全新修訂版】贈書,歡迎喜愛恐怖╳驚悚╳魔幻╳犯罪文學的讀者,踴躍參加這一次的「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仔細找一找,答案就在下面這一篇精彩的「既晴專訪」中,詳細的遊戲規則與截止日期刊登於文末,敬請詳閱!

 

第四屆「皇冠大眾小說獎」百萬首獎得主的二十年回顧


節錄自「白羅 at NDHU側寫專欄」


川千丈:請問既晴老師在20年後決定將再次出版的理由或動機是?


既晴:2020年在《城境之雨》發表後,原本我接下來想要完成的作品是正在連載中的《台灣現代犯罪事典》,這本書預計收錄台灣從戰後以來所發生過的重大犯罪事件,已經籌備了好幾年了,但內容很龐雜,不好整理,一時之間也寫不完。


這時皇冠總編詢問我2022年有沒有新書計畫,但我已經答應讀者下一本小說新作會是張鈞見長篇探案。關於這本書,其實我腦中有幾個idea,但故事大綱還沒有成形,2022年應該寫不完了,然後我突然想到:「對哦!原來我得獎出道已經20年了。」剛好又發現《請把門鎖好》已經絕版,便向總編提議能不能修訂這本書重新出版,總編竟然同意了。


川千丈:請問既晴老師在新版中足足加寫了11萬字的理由是什麼?新舊兩個版本的差異是什麼?

既晴:《請把門鎖好》是我的第一本長篇單行本,也是讀者大眾認識我的第一本書。雖然在此之前也有在《推理雜誌》上發表過短篇創作,但讀者範圍比較有限。後來,這些短篇創作也有集結成冊出版,叫做《獻給愛情的犯罪》,那時我為了出版這本書,也進行過大幅修改。


我自認為對創作是採取比較嚴謹的態度。有機會重新出版,就不能放過好好修改的機會。雜誌發表的作品水準,與集結出版的水準,兩者的要求還是不一樣的,我希望可以呈現當下作者的創作程度,而不只是拿出舊作品修改一下錯字或一些邏輯上的問題而已。


《請把門鎖好》發表時是投稿大眾小說獎,以皇冠當時的賽制而言,作品一旦入圍就能直接出版,並且可以進一步競逐首獎。後來皇冠舉辦島田莊司獎,採用的也是相同的賽制,這當然是出版社鼓勵創作的用心良苦。不過這樣的作品自然是不會經過編輯給予故事意見、將作品修改得更完善的這項程序。


商業出版的競爭非常激烈,作品發表之前,編輯的把關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而我所發表的作品裡面,也只有《請把門鎖好》一本是寫好後直接出版的。既然這次有機會修訂,我自然要大改特改,但最後字數會從11萬字增加到22萬字,我自己也是蠻意外的。


川千丈:看完《請把門鎖好》這本小說後,覺得題材和敘事手法很特別,除了推理外還加入了黑魔法、催眠等元素,1)想請問既晴老師選擇加入這些元素的原因是什麼?2)想請問提子墨老師有看過新舊版本的《請把門鎖好》嗎?覺得兩個版本最大的不同處是什麼?


既晴:這本書是我在當兵時撰寫的。以前當兵要當一年十個月(兩年整,再扣掉軍訓課),我本身學的是電子工程,退伍後就會進科技業工作,我那時想,開始工作以後我可能就沒時間創作了,當兵這段時間,很可能就是我最後一次擁有充裕時間來進行創作了。


我讀研究所二年級的時候,有一部經典的日本恐怖電影《七夜怪談》,原著小說採取的故事架構,是一名記者調查不可思議的靈異死亡事件,不久後改編為電影轟動了全世界,現在被稱為「J Horror」。我認為使用理性的調查手段去探索超自然事件,是很有趣的作法,我非常喜歡的「犯罪小說之父」愛倫‧坡,本身也是恐怖小說大師。由於他的關係,我對恐怖小說也稍微有些接觸。當兵的時候,我便開始思考是不是能使用這樣的手法來創作。


提子墨:《請把門鎖好》兩個版本的不同處有太多了,完全就是重寫的加長版小說,可以看得出既晴老師以不同的筆法與技巧挑戰自己的舊作。雖然劇情的走向與角色人物依舊,但整本小說的文字技巧與處理恐怖氣氛的手法,已經是與時俱進不可同日而語。


以我粗淺的見解看來,新版的《請把門鎖好》在給讀者的「視野」上更為具體,許多過往輕描淡寫的「細節」或筆記內容,也重新詮釋為更為牽動人心的敘事文體,帶給我一種很奇妙的震撼感,我之前一直想不出適合的語句形容那種感覺,後來私底下和老師聊天時被他提點後,才有了具體的形容詞──


那種衝擊感,就像是觀賞喬治魯卡斯工作室,將過往640X480解析度的經典電影,以CG數位化後,升級為4K解析度的寬螢幕電影!讀者彷彿更貼近《請把門鎖好》的每一位角色,近身看到了更多細節、成因與內心世界。原本就已經刻劃得很深入的角色,現在更令人覺得好像連毛細孔都清晰可見!而這種比舊版更為貼近角色的Close up視角與詳實細節,也讓讀者體會到大魔王湯仕敬所帶給人的陰森、恐怖與強烈的壓迫感!我記得當年閱讀舊版時,我對湯仕敬並沒有如今這般嚴重的厭惡感。


無論是當年得獎版的《請把門鎖好》,或是二十周年的重寫加長版,在閱讀的過程中會懷疑故事中的好幾個角色,或許就是兇手。但是闔上書本時,懷疑最多的或許是「自己」,甚至會問自己──我應該相信這就是結局嗎?


因為當閱讀完整部小說的所有細節與劇情的起承轉合後,會發現無論選擇相信哪一個角色所說的話,每一個真相都有其完整的說服力,而那種在一念之間所下的善惡抉擇,可能帶來不同的結局……其實才是這本小說令我毛骨悚然的元素。


川千丈:既晴老師在書中提到:以社會學的角度,工業化後人類的生命不再受到威脅,開始有了精神層面的需求,卻也因此使得人際關係變得冷漠疏離。


常說作者會習慣性把自己的體驗融入故事,想知道:既晴老師在《請把門鎖好》這本小說中,有沒有哪一段是出自於老師自己的體會或經驗?


既晴:我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曾經被路上摩門教的教徒拉去讀經,我大概一個月去一次,一直到高三準備聯考為止。當時我是抱著「認識外國人可以學習英文」的心態去的,結果與他們交談的過程好像多半還是講中文,因為他們來台灣傳教,也是在學習中文。


除了讀經以外,那時我跟認識的摩門教徒聊天,才發現在高雄其實住滿多外國人、滿國際化的,只是平常的生活不會接觸到。後來我開始寫犯罪小說,注意到在本土創作裡出現外國人的比例並不高(印象中比較知名的,就是林佛兒、余心樂、葉桑)。這使我後來創作時,都會想加入外國人的角色,呈現台灣社會比較特殊的一面。


川千丈:想請問既晴老師,在故事最後「劍向」又成了某位「作者」小說中的人物,讓原本被認定是所有案件兇手的「劍向」變成了「另一個人」,但又「不完全是另一個人」,關於這種「劇中劇」的安排,老師當初是是如何想到這樣的設定?


既晴:我很喜歡「主觀敘事」帶來的閱讀樂趣。「主觀敘事」是指透過故事中某個特定角色的視點,呈現出這個角色對事件全貌在理解上的侷限性,反映出這個角色特有的心理活動。對於同一個事件,每一個角色有自己的版本,而讀者們閱讀到這些不同的版本,在腦中逐漸堆砌出事件的完整面貌。


恐怖小說或鬼故事,其實有一個滿常見的套路,一開頭會跟讀者說,這是我聽來的故事。好,我們都知道,一個故事是聽來的,而不是自己親身經歷到的,在講述的過程中,一定會用個人觀點加以詮釋,而漸漸地失去那個故事的真實面貌,尤其被捲入事件的人,很多都已經不在人世上了,只留下一些文字或影像紀錄,這些紀錄本身,也多半是主觀、片段的,對我來說,故事以這樣的方式來構成,往往比故事的內容本身還更讓我感覺恐怖。總之,我非常喜歡「這是我聽來的」的這個概念,所以我在《請把門鎖好》裡會想要把這個概念發揮到極致。(想閱讀專訪全文,可點擊這個連結

 

【 讀既晴專訪|找線索贈書抽獎辦法 】


請回到台灣犯罪作家聯會粉專上的這則臉書貼文按讚與公開分享,在該貼文留言區中標籤兩位臉友,並回答→ 1)既晴是在榮獲第幾屆的哪個文學獎後正式出道? 2)他創作初期以「理性的調查手段去探索超自然事件」的靈感,是受到哪一位美國知名作家的啟發??

  1. 名額:將抽出「兩名」幸運者,各贈送《請把門鎖好》【20週年紀念全新修訂版】實體書一本

  2. 參加資格:請確認已同時追蹤了台灣犯罪作家聯會皇冠文化集團的FB粉專

  3. 截止:台灣時間即日起至2022年10月29日23:59止

  4. 公布:將於截止後一星期內,在犯聯FB粉專公布兩位得獎者

  5. 本活動贈書僅寄送台灣地區

 

【內容簡介】


「寫作能力爐火純青!這篇小說不止精采,而是精采絕倫!」──倪匡

11萬字增補,恐怖╳驚悚╳魔幻╳犯罪文學經典磅礡重現。「皇冠大眾小說獎」百萬首獎得主既晴震撼文壇代表作。20週年紀念全新修訂版!

世界彷彿陷落在這個夢裡,一切必須從頭開始,但邪惡早已化成一頭蠢蠢欲動的獸,蟄伏心中,將我吞沒……

不要在夢中說「我願意」,因為你不知道承諾的後果。不要打開夢中的門,因為你永遠猜不到什麼東西在門外祟動……

擔任刑警多年,吳劍向自認什麼離奇的事情都經歷過,但這麼恐怖的,始終是這樁案子……

某日凌晨,一名女子報案她捉到了一隻全身沾滿黑紅液體的巨鼠,並聲稱巨鼠是啃蝕屍體長大的。當吳劍向半信半疑地來到現場,竟然真的看見了這隻巨鼠,還發現一間詭異的密室。

密閉的空間裡,悶窒的空氣讓人幾乎無法呼吸。地上血跡斑斑,一把棄置的水果刀上還沾滿乾涸的血液。盡頭角落立著一座衣櫥,當吳劍向打開櫥門,一具屈膝蜷縮、被啃到面目全非的屍體竟遽然彈出!而散落一地的床單中,還包覆著一隻長滿白蛆的手腕!

巨鼠究竟從何而來?這具屍體到底是誰?這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吳劍向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場惡夢之中。正當案情陷入膠著之時,一名男子突然找上了他,並告訴他: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那間密室之中……

博客來|https://reurl.cc/5pWdE7 金石堂|https://reurl.cc/60Odxd 誠 品|https://reurl.cc/gMy63R

讀 冊|https://reurl.cc/NRdlge 博客來(電子書)|https://is.gd/ZDUfKu 讀 墨(電子書)|https://is.gd/sUoTOa

漫 讀(電子書)|https://is.gd/yiK9FQ Kobo(電子書)|https://is.gd/U1WzS2 Pubu(電子書)|https://is.gd/XasSzk


【作者簡介】


既晴|犯罪、恐怖小說家。目前任職於科技業。主修犯罪小說,認為犯罪小說具有「無窮變化、無限可能」的絕對魔力,希望藉由創作來表現理智的樂趣、人性的極端、思考的邊界;輔修恐怖小說,著迷於人類精神世界裡黑暗、未知的潛意識層面。愛好研究犯罪文學史,縱觀古今犯罪小說之演化,著有評論、雜文近百篇,散見各報章雜誌及相關書籍。

以《請把門鎖好》贏得第四屆「皇冠大眾小說獎」百萬首獎而出道,後以偵探張鈞見為主角,陸續發表了長篇《別進地下道》、《網路凶鄰》、《超能殺人基因》、《修羅火》及短篇集《感應》、《城境之雨》等系列作,非系列作品則有長篇《魔法妄想症》、短篇集《獻給愛情的犯罪》與《病態》。曾擔任公視人生劇展劇作《沉默之槍》製作人,現為台灣犯罪作家聯會執行主席。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