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1.jpg

(已結束)尖端出版《#我要說出真相》讀試閱|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

感謝「尖端出版」提供了3本《# 我要說出真相》贈書!歡迎喜愛犯罪、懸疑與推理小說的讀者們,踴躍參加這一次的「找線索」贈書抽獎活動!仔細找一找,答案就在下面這一篇精彩的「試閱」中,敬請詳閱文末的遊戲規則與截止日期,避免喪失資格,謝謝!

【小說簡介】潛藏在日常生活的小小「扭曲」,你有辦法看穿嗎?從事家教仲介的大學生發現了某個家庭的異狀(〈慘者面談〉);深受不孕折磨的夫妻終於生下孩子,卻有另一個女兒找上門說「我是靠著你的精子而生下來的」,揭開了出人意料的真相(〈潘朵拉〉);在這個只有四個小孩的島上,我們得到iPhone、成了Youtuber,卻在某個案件發生之後遭到了島民的疏遠(〈# 歡迎轉發〉)……


在前年以《# 歡迎轉發》榮獲第74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部門獎項,去年又入圍第22屆本格推理大獎,目前大受關注的作者結城真一郎,設下了層層陷阱、陷阱,以及陷阱,推出了《# 我要說出真相》巧妙融合日本現狀及精湛推理的五篇精彩故事。

 

# 我要說出真相》試閱內容

作者:結城真一郎 出版日期:2023/06/01


0:00

我咬著嘴唇,仰望著烏雲密布的夜空。

仔細想想,每件事都很奇怪,不是嗎?家人、朋友,還有島上的生活,全都很奇怪,我卻一直沒有發現。我根本不可能注意到,因為我所知的「世界」只有這個島。

轟隆隆的海鳴聲傳來。水平線的盡頭彷彿正在顫抖。

──不對。

正在顫抖的是我的雙拳。

我的憤怒、憎恨、衝動應該向誰發洩?我不知道,我也想不到。我要怎麼辦?我該做什麼?但我不知為何並沒有感到迷惘。我已經無法回頭了,而我也不打算這麼做,因為這算是某種「宣戰」。

海鳴聲逐漸消失。

以此為信號,拍攝開始了。

「嗨,大家好,我是渡邊珠穆朗瑪。我今天要把一件凶殺案的『真相』攤在陽光底下,不過,在那之前……」

我不能不提過去的那件事。

距今三年前,我小學三年級的暑假。

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的。

1:07

那天吃完晚餐後,我窩在沙發上看著最近流行的動畫。

「已經三十分鐘囉。」

「再三分鐘啦。」

我往後方偷瞄,正好和身穿圍裙的媽媽對上視線。就像說著「真是拿你沒辦法」,她的眼神中既有著不滿又充滿包容。我家的規矩是「每天只能看電視三十分鐘」,但媽媽總是會默許我多看幾分鐘。

「你每次都這樣說,結果又多看了十分鐘。」

「今天真的只看三分鐘。」

「真的嗎?我等著看。」

我的父母比一般家長更重視教育,除了不能看電視以外,也不能打電動,買手機就更不可能了,但我並不覺得匱乏,因為我的生活中沒有任何困擾,父母大而化之的性格也不至於讓我覺得喘不過氣。

──爸爸和媽媽都厭倦忙碌的生活了。

──所以我們覺得鄉下才適合養育孩子。

在我出生之後不久,我父母就決定要搬到匁島。

──這裡的環境真是太棒了。

我不確定父母的工作是什麼,好像是網站的設計師還是創作者,總之就是那一類的行業,所以只要有一台電腦,在哪裡都能做。薪水雖然不多,但生活不需要過得多奢侈,他們更在乎的是用錢買不到的「經驗」。這對父母確實挺怪的,光看他們因為想教出世界最優秀的孩子而把我命名為「珠穆朗瑪」就知道他們有多怪了。


【接下來播放新聞。今天晚上七點多,一位二十多歲的男性在長崎站前被人刺傷腹部而身亡,警察在案發現場的附近逮捕了一位無業男子,警方問案時,男子表示「一定要有人站出來」……】

我忍不住叫出「咦!」的一聲。

沒看錯的話,電視上那張受害者照片是我見過的人。

「我今天遇見了這個人耶。」

媽媽皺著眉頭說「你說什麼?」,轉頭望向電視。

【經過調查,嫌犯田所是因為看了影片分享平台YouTube上的直播影片之後非常憤怒,懷著強烈的殺機而作案……】

電視畫面突然消失。

「哎唷,我還在看啦!」

「你不是說只看三分鐘嗎?」

「我認識的人被殺了耶。」

「只是長得有點像吧。」

怎麼可能嘛,那麼獨特的外表絕對不可能認錯的。雖然我這樣想,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拿著遙控器的媽媽臉上隱約顯出了一絲畏懼。

「為什麼他會被殺死呢?」

「你有空想這種事,還不如去寫功課。『報告時間』要到囉。」

所謂的「報告時間」,是我要向媽媽報告「今天一整天的回顧」。

──聽你描述這一天過得多麼美妙,是我每天最期待的事。

這是我家每天晚上都要在客廳進行的奇怪規矩,起初我只覺得麻煩,後來就漸漸習慣了。

我坐在脫下圍裙的媽媽身邊,她用眼神催促著我「快說吧」。

「唔,首先是……」

我仰望著天花板,開始回憶這一天的經歷。

「嘿,要不要跟我一起當Youtuber?」

今天下午,立花凜子對我們這樣說。她有一身小麥色皮膚,四肢細長,還有一雙大眼睛。在我們這群人裡面,只有她是在島上土生土長的,所以我聽到她這句話還以為是我所不知道的本地詞彙。

「啊?什麼?禿拔?」


桑島鐵砂搖晃著魁梧身軀,呆呆地問道。或許我沒有資格說他,但他的名字真的很怪。他穿著白色汗衫藍色短褲,帶子鬆垮垮的草帽,和島上的風格非常搭調,其實他就像我和露一樣是出生於東京的「外來者」,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沒有搬來島上,凜子就是唯一的小學生。大概是因為這樣,島上的人們都很疼愛我們四個,在路上遇見柴田叔叔時,他都會送我們一大堆剛摘的蔬菜,零食店的鶴奶奶也不只一兩次送給我們冰棒和口香糖,還說「不要告訴媽媽喔」。島上的人動不動就說「能交到更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小凜」、「孩子是島上的寶貝,越多越好」。

「你們看這個。」

她拿出了一支iPhone7,金屬光澤的黑色機身,排列著鮮豔圖示的螢幕。這是前幾代的機種,但是當時的我們連手機都沒有,這東西看在我們眼中就像是突然出現在日常生活中的「未來」。

「好厲害!」鐵砂興奮地接過去,感嘆地說道。「真是太帥了!」

「這是爸爸媽媽上個月買給我的,他們說『要是弄壞就糟糕了』,一直不准我拿出來。」

我們一起坐在島上南端的懸崖邊。在已經封鎖的燈塔附近,越過停車場,鑽進右邊的草叢,就能到達這個祕密地點。這懸崖大約三十公尺高,面對著東海。

「珠穆,你也看看啊。」

我從鐵砂手中接過了「未來」,拿起來比想像得重,但又不是特別沉重。聽凜子說這東西可以用來打電話、拍照,甚至可以看電影。就靠這個又小又薄的東西?不可能吧!我拚命地試著找出這「未來」和自己的交集,但我唯一熟悉的部分只有螢幕上方的顯示時間。

「時間要自己調整嗎?」

「啊?怎麼可能嘛。」凜子噗哧一聲笑出來。「你可以改時間,不過手機還是會靠電波自動對時。」

這樣啊。現今還得靠手動對時的恐怕只有我房間裡的老式鬧鐘吧。我正在為自己落伍的發問感到羞恥,卻聽見鐵砂說「還有長得像計算機的圖示耶」,讓我頓時感到安心。太好了,這傢伙的程度和我差不多。


凜子苦笑著說「你們這些人啊……」,她一定很受不了我們看到這麼先進的機器卻只關注時鐘和計算機功能吧。她炫耀似地對我們講解了智慧手機的驚人功能。「你們看,這是照相機。」「好厲害喔!」「還有Siri喔。」「犀利?」「還有……」

其中最吸引我們兩個男生的就是「指紋解鎖」。只要存入指紋,之後把手指按在螢幕上的圓點就能操作手機。

「也把我的指紋存進去。」

「啊?為什麼?」

「我想玩玩看嘛。」

凜子一副不情願的樣子,但是拗不過我再三懇求,只好勉強答應。

「好厲害喔,簡直像間諜一樣。」「就是說啊。」「再讓我試一次。」「好吧。」

在這樣的閒聊之間,我突然意識到旁邊的露,平時多話的她一直沒有加入我們的對話。我把iPhone7塞給鐵砂,對她叫道「嘿」。

「幹嘛?」

她盯著遠方的水平線,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冷冷地回答。她有著挺拔的鼻樑、尖削的下巴、瓷器般雪白的肌膚,秀麗的側臉寫滿了不悅,大概是因為主角的位置被凜子搶走而不痛快吧。

被我暱稱為「露」的女孩名叫安西口紅,她的名字寫作口紅,讀作「露玖」(譯註:rouge,法文的「紅色」。),聽說她家很有錢,她也經常炫耀自己的家境,我想應該是真的吧。事實上,她家那間像城堡一樣的車庫裡隨時停著跑車,還不只是一輛兩輛。雖然不知道在這小島上有沒有機會開跑車,總之還是從本土運過來了。不過露卻像我和鐵砂一樣沒有手機,這點倒是很有趣。她看似很受父母疼愛,沒想到她家的教育方針也和我家一樣。

我看不出露到底是貴族還是庶民,不過她的舉止老是給我一種做作的感覺。該說她像在演戲呢,還是太在意別人的目光呢,我也不太會形容,反正就是很做作。

最讓人受不了的就是她動不動就要搞「攝影會」。


她本人說是「想要盡量詳細地記錄自己在島上的生活」,她父母也要求她隨身帶著GoPro運動攝影機。鐵砂經常洋洋得意地說「這是有錢人的興趣吧」,不過這不像是他會說的話,我猜可能是他父母說的。只不過連我們都得奉陪她的喜好,這就令人有些不耐煩了。「要來拍什麼呢?」我們還得依照她的要求幫她拍攝,尤其是有精彩畫面時,她都會要求「要把我拍得可愛一點喔」。今天上午也一樣,我們忙著搭木筏準備出海,她卻只是躲在陰涼處攝影,看到我們搭好之後還吵著要我們幫她和木筏合照。

「看太多奇怪的影片會變笨喔。」

露一臉厭惡地說道,她上午時的歡樂就像不曾存在過。

「哪有?明明很有趣。」

凜子點了一下螢幕,轉過來給我們看。

畫面播放著一位和我們年齡相仿的少年開箱新玩具的影片。

大家看看,很棒吧?哇!這要怎麼操縱啊?這是說明書嗎?我現在已經來到了公園……

「拍攝有趣影片給大家看的人──這就是YouTuber。」

箱子裡出現一台遙控飛機(聽說這叫作「無人機」),配上節奏歡愉輕快的背景音樂、動畫般的影片特效,最後用無人機拍攝的畫面作為結尾。我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

「這是什麼啊?太厲害了!」

後來凜子開心地告訴我們,不只有個人的YouTuber,也有團體的YouTuber 。剛才我們看到的少年是「小少爺TV」,粉絲三十萬左右,算是小有人氣。影片的類型五花八門,她最喜歡以妙語如珠的遊戲實況為主打的「脫力兄弟」,以及經常做些近乎違法的擾民行為的「無禮傢伙」。站在無數YouTuber頂點的則是已經組成十年的六人組「Fullhouse☆Days」,訂閱人數兩千萬以上,光靠廣告收入就能年收幾億圓。

說明結束後,凜子露出了野心勃勃的笑容。

「生長在小島上的男女四人組,聽起來就很有賣點,不是嗎?」……

 

Z世代最有共鳴小說 ╳ 推理小說的全新可能性|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首位平成出生的獲獎者結城真一郎,以劇情轉折、伏筆回收的巧妙設計,以及主題關於YouTuber的現代性受到高度評價,成為當前最炙手可熱的推理小說界超新星!


強勢席捲日本各大獎項與排行榜冠軍|歡迎轉發 贏得第74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部門得獎作品、2023『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第 9 名、2023『週刊文春推理BEST10』第3名、2023『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第 13 名、2023『本格推理BEST10』第 5 名!


充滿影像感覺的推理小說|隨著Z世代逐漸脫離閱讀,如何讓他們閱讀小說呢?本書採用了一種策略,將YouTube影片的特點融入到小說中。例如在收錄作品「擴散希望」中,包括以下技巧:


1️⃣利用閱讀的前10秒抓住讀者的心,強調開頭部分。

2️⃣透過改變時間軸加快節奏。

3️⃣累積不適感並成功地解決伏線。

4️⃣將讀者定位為「觀眾」,創新地在故事中標示時間。


這些技巧不僅體現在文體和表達方式上,還貫穿於創作方法中。這樣的策略加深了讀者對作品世界的沉浸感,使不熟悉閱讀小說的年輕讀者也能廣泛參與。


結合現代議題|這部作品中充滿了如YouTuber、配對軟體、精子提供、遠端飲酒等「現代主題或科技產品」。這是一種將現代主題與推理小說融合的全新讀書體驗,預示了新世代推理小說的開端。被各種媒體專訪的「從未讀過的新感覺」小說,正成為以Z世代為目標的熱門現象。


【作者簡介】結城真一郎,1991年生於神奈川縣,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2018年以《無名之星的悲歌》獲得第五屆新潮推理大獎,得獎作品於2019年出版上市。2020年出版《Project Insomnia》,同年在《小說新潮》刊登的短篇小說《慘者面談》被收錄於推理選集《本格王2020》(講談社)。2021年以《#歡迎轉發》(發表於《小說新潮》)榮獲第74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部門獎項。同年出版第三部長篇作品《救國遊戲》,入圍第22屆本格推理大獎。


(試閱結束)

 

【 讀試閱|找線索贈書抽獎辦法 】


請先確認已追蹤台灣犯罪作家聯會的FB粉專,並到粉專上的這則臉書貼文按讚公開分享,在該貼文留言區中標籤兩位臉友,並回答下列問題→


1) 被暱稱為「露」的女孩,全名叫什麼?

2) 你也來寫一、兩句話,說出一個虛構又駭人聽聞的真相吧!(嚴禁抄襲)


名額:我們將從答案最有創意的參賽者中,抽出「三名」幸運者,各贈送《# 我要說出真相》實體書一本

參加資格:已追蹤台灣犯罪作家聯會FB粉專的追蹤者們 (是的,我們都會逐一比對參加資格)

截止:台灣時間即日起至2023年06月21日23:59止

公布:06月26日於犯聯FB粉專公布三位得獎者

本活動贈書僅寄送台、澎、金、馬地區


 


罪詭情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