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

最純粹的「惡意」是什麼?
這是許多犯罪小說試圖描繪、具象化的一種概念、型態或說反思;這種惡意時常被連結到恐懼——或許並非來自那種對超自然世界的、不存在的、未知的恐懼,而是對那種近乎沒有理由、純正的、黑暗的惡,所感知的一種毛骨悚然、如坐針氈。


舟動《無恨意殺人法》和東野圭吾《空洞的十字架》都在小說情節中,描述了這種懸疑,駭人聽聞的傳聞似乎距離日常相當遙遠,實際上卻時時刻刻地在現實世界中一再發生。在近乎悲哀絕望的低落裡,藉由推理、偵兇與解謎,迫使人們在繁複動機的探索中,重新思考甚至定義何謂「正義」、何謂「原諒」。

20220218102219_頁面_8.jpg

無恨意殺人法

舟動

——突然間,他全身動彈不得,就像自己的機車一樣,愣住,腦袋裡一直聽到重複的話……

[我就是想隨便殺幾個人,哪管他是誰、管他幾歲的。]

​[我想要被關,關一輩子。想吃免錢的飯,吃一輩子。]

空洞的十字架

東野圭吾

——既然父親犯了罪,自己只能接受這個事實。正如史也所說,目前的首要問題是如何減輕量刑,也就是淡化犯罪行為的殘暴性。也許到時候別人看自己的眼神也會有所改變。

20220218102219_頁面_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