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

許多人很難想像,即使身在資訊、科技、醫藥等如此發達的二十一世紀,人類會如此受制於一款不斷變種的經典病毒。在近二年的時間裡,充分體驗了從「無所不能」到「無所能」的巨大失落。

很多小說其實很早便開始書寫類似的主題,可能因應特殊的隔離環境,或者產生某些特定的人事時地物與情境,這些時空敘事,也頗能與現時世界產生某種程度的對應與映證。然而,向來專注描摹「異常」的犯罪小說,又是怎麼呈現這種看似非預期,卻又像是某種預言的情景呢?

王元的《喪鐘為你而鳴》與市川憂人的《水母不會凍結》,乍看下都應用了「暴風雪山莊」、「密室殺人」這些經典的本格推理元素,也融納了二十一世紀以來人們對未知科技的渴望與探求,然而更值得關注的是,二作中至為關鍵的「特殊設定」與那些「作者沒有先說的事」,甚至是極具震撼的反轉,事實上都逆向地描繪了人們對「隔離」的感知與反應,藉此帶來相較於「真相」揭露更為深沉的探索與反思。

喪鐘為你而鳴

水母不會凍結

王元

市井憂人

——「這裡附近沒有其他海島,島上也沒有船可以出海,儲藏室裡只有救生圈和救生衣。」房女士說,「而且,島上沒有信號。」

 

「真的,也只有這種鬼地方,才適合科技排毒。」

1120220214103837_頁面_02.jpg
20220218102219_頁面_2.jpg

——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也調查了U國內持有者的不在場證明,但從教授他們離開第五檢查點到機體被發現這段期間,沒有人失蹤一天以上。

​軍用水母船也一樣。在那段時期間,沒有軍用機部屬在H山脈周邊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