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逆的

對任何文學作品而言,「時間」不僅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更是許多小說試圖描摹的主題;「時間」的魔力與魅力,不外是它在文本中,至少會引起內部時間(故事情節)與外部時間(作者創作)推進的兩種差異,這種落差可能產生一種閱讀過程中的「時間感知」,藉由時序的錯動、遺忘或其他不可抗力因素,造成時間感的位移,進而結合作者意圖表現的主題。

同時,時間也是人類最無可違逆的元素,既已發生的事實,如何成為記憶、經驗、借鑑,如何面對難以抵抗的時間變異,都成為小說中極具探究深度的內容。

​唐墨《清藏住持時代推理》與宮部美幸《蒲生邸事件》,都從已發生的事件中,尋繹不同的敘事可能,但共有的核心,都是讓讀者藉由文字情節的閱讀,重回某段特殊的時空裡,體驗當下的人事、情境與日常風景,在不可能扭轉的真實框架中,投注作者別有深意的關懷。

9789869429856C.jpg

清藏住持時代推理

唐墨

——我順著他的目光,也盤點了一下那些雜糧,暗自推算著與我在府城拿到的豆糧價差;這裡果真是產地價格,雖然有不少轉車勞頓,但扣除一點成本竟還有得賺,看來下次可以直接從這裡拉貨了。我也不覺地露出勝利的微笑。

蒲生邸事件

宮部美幸

——她讓蒲生大將看到未來,大將因此採取種種行動。包括為了後世,寫下批判陸軍的文書等所有的事。因為這樣,發生一些棘手的狀況,她要去解決。她笑著說,等解決完,她恐怕會就會死掉,不過壽命也差不多到盡頭了。他非常滿足的樣子。

2022021609302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