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

「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人們對「未知」事物,尤其是超自然的、形而上的、無實體的或溢出日常邊界的合成物的聯想、牽引或勾連,在現當代類型小說及影像文本的創作實踐中,特別能夠產生跨越時空、文化語境的「共感」,也形成更多與不同題材相互融涉的表現型態。

張渝歌《荒聞》和三津田信三《怪談錄音帶檔案》恐怖感知塑造,都帶著某種「怪談」、甚至是靈異超自然的色彩,但真正令人感到恐怖的是,那種沿著人們的「日常」展開的——對於親身經歷的再描述、回憶、重構,不僅如同一場不會甦醒的噩夢,甚至將會如病毒一般,擴散出來。

然而,那些鬼怪真的是玄異的靈體嗎?小說會帶給讀者更深沉、更意料之外的答案……

1120220214103837_頁面_11.jpg

荒聞

張渝歌

——路況變得越來越糟,幾度出現大迴轉,還有搖搖晃晃的木頭棧橋,讓吳士盛忍不住懷疑自己在網路上看到的資料到底是否正確——何以其他人都能有說有笑地輕鬆通過,自己卻走得跌跌撞撞?

怪談錄音帶檔案

三津田信三

——再怎麼說是茂密的樹木枝葉遮掩了陽光,但這條隱密山道路程上瀰漫的氣氛也太陰冷了。那種異樣的寒冷空氣,如果能讓汗流浹背的身體感到舒適一點就太好了,但實際上剛好相反,就連些微程度都無法受到那種汗水乾了之後的爽快感。反而像是冷空氣鑽入皮膚,直接從皮膚內側冰鎮的感覺。

1120220214103837_頁面_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