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2.jpg

餐桌上的推理劇: 美食謀殺【犯聯嚴選創作小說01】

美食謀殺_長方.jpeg

購買站點:博客來 | 金石堂 | 誠品PChome

所有端上桌的食物,都有意義……

 

台灣以美食聞名,台灣人也以愛吃出名,以美食為主題的作品一向有固定的支持者。加上民眾熟悉的家常料理、平溪天燈、老式公寓之類與生活經驗貼近的在地元素,以及以『烹飪』融入推理的創意,讓讀者在融入自我生活經驗時,還能感受到和傳統『美食偵探』相關作品不同的新鮮感。

【名家推薦】


「讀完《餐桌上的推理劇》,好像吃完六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別出心裁的謎團、記憶中的經典,你我熟悉的日常生活,幽默風趣的對白、呼之欲出的人物、有溫度的筆觸……真是意猶未盡啊!」——推理名家葉桑
 

「彼得.金的《美食偵探》裡美食配上謀殺,不但能活動腦的灰色細胞,還能刺激口腔,挑撥味蕾,一舉數得。《餐桌上的推理劇》也是一樣,情節有趣,文筆流暢,爽口開胃,讀後不會消化不良。至於推理要在晚餐前或晚餐後,則無關緊要。」——第五屆林佛兒獎首獎衍波
 

「從烹飪出發,故事會帶我們到什麼地方?在這裡,端上餐桌的食物都有意義,而且隱含某種訊息。六個故事章節都透過料理食物展現食用之人,並以犯罪文學的儀式,調味想像跟期待;食物紛紛成為故事中的「消失物」,作者針對食材特性處理故事、放進一鍋,執念被讀者一口一口吃掉──「但是心臟呢,一頭豬卻只有一顆」──靜言思之,不能奮飛,讓我們又飢又渴的,不是口腹之慾,而是每個人也只有一顆的「心」吧!」——文創工作者藍念初
 

「被紅衣裂嘴女追殺,是一種恐怖體驗,在高樓隔著窗戶的玻璃瞪著你/妳,又是另外一種感受,作者向來深諳此道;本書的推理劇精彩地演繹著,食神和食材之神的「互補關係」。」—— 陳俊偉國立金門大學「犯罪文學」課程的授課教師

導  讀


〈七日盛宴〉故事由女主角在婚前七日,準備由男友帶進家中,接下來七天招待賓客的特殊食材揭開序幕。接下來七天,女主角用『烤腦花』、『滷豬心』、『扣肘子』、『肝膋』、『諸運當頭(豬頭拼盤)』、『爆皮滷白菜』跟『湯豆腐』。招待七組跟她和男友相關的親友。

雖然男主角直到終幕都沒有現身,最後女主角只能在『他一直跟我們在一起』的保證下,獨自完成了婚禮。

但是從女主角公寓附近開始追逐行人的流浪狗,幼年在船難中生還的男友部屬『高』留在碗中的肘子,還有他最後帶到女主角公寓協助清理的大玻璃瓶,似乎能嗅到一絲的不尋常。

〈關東煮的味道〉名義上是傳播公司老闆,實際上騙財騙色的安恭直被發現陳屍自宅,遺體被支解成數段,每一段都經過像焚燒、戳刺之類的傷損。

負責偵辦的新進刑警葉采薇因為調任後接到大量投訴,被上司華安童改派調查和安恭直曾經交往過的四名女性關係人,還要她學習一門手藝陶冶性情。在不准選擇武術跟體育課程,沒有語言天份,做手工藝又坐不住下,葉采薇最後選擇了烹飪課程。

調查過程中葉采薇發現四名關係人都精通一門手工藝,而且都有財務問題,最後透過烹飪課老師備課時煮的的關東煮,取得了破案的靈感。

〈家宴的五道菜〉身兼食品企業跟私廚主廚的繆宇貞,在要求家族晚輩用家常菜為課題,爭奪繼承人資格時身體不適送醫。

葉采薇調查後,發現當天在場按照課題烹煮菜餚的五名繆家成員都涉有重嫌,然而如何在大家共同享用的菜餚中,只針對繆宇貞一人下毒?動機又是什麼?

最後葉采薇在向烹飪課老師告假時,從課堂上的器皿發現凶手身份,也從凶手口中得知意外之外的犯案動機。

〈聖誕節的國王餅〉企業董事長陶重山在自宅書房身亡,手中抓著一只綿羊造型的國王餅瓷偶。陶重山死亡前,送餐至書房的兩個女兒、女婿跟孫子都有可能是犯人,問題是陶重山手中的國王餅瓷偶,和四名嫌犯的待徵相符,案件陷入膠著。

在烹飪課思考案件,被講師點名的葉采薇,在講師暗示下得知陶重山手中瓷偶的含義,還有其不為人知的過去。

〈記憶的親子丼〉財團主席計三英和妻子孫秋芙在空難喪生前,於山區部落產下,由部落長老撫養兩年的『奇蹟金童』計四平在接任財團前夕,被踢爆不是計三英的親生兒子。計四平拜託好友華安童幫忙調查,葉采薇跟前輩向震宇尋訪部落,得知孫秋芙在部落產子,是計三英資助的山區醫院院長董鳴安編造,要部落長老配合的謊言。

醫院的內科主任畢福青坦承自己在山區巡診時,長老向他坦誠孫秋芙產子是謊言。護理長聶睿真指證當時看見懷孕的董鳴安之妻孫秋雪,意指董鳴安才是計四平的生父。

不過計四平委託的律師郝瑟培踢爆長老罹患阿茨海默症,根本不可能向畢福青坦承當年的說法是謊言,親子鑑定也證實計四平的確是計三英的親生兒子。眾人在姜老師幫忙的日式料亭慶祝時,畢福青和聶睿真登門問罪,因此揭露雙方的謊言和真相。

〈樓下的雞〉由一隻雞引發同居公寓四家人的猜忌和爭鬥。公寓二樓,做土木散工的任家將罹患精神疾病,背負巨額負債被通緝的妻舅,跟隨身的寵物雞悄悄帶進禁養寵物的公寓,意外引發隔壁在市場賣菜,剛發現自己中了彩券頭獎言家的警戒。

住在任家樓上的柯家獨生子氣喘發作,身為職業軍人的柯先生懷疑樓下私自飼養寵物,求助房東未果後,從服務單位取得農藥,摻在米飯中從陽台撒下。

言家樓上經常餵養浪貓的幼稚園老師魏小姐,發現餵養的流浪貓中毒身亡,認為是市場賣菜的言家所為,在下班後翻尋言家賣菜的貨車,言家認為魏小姐尋找的是他們的頭獎彩券,購入刀械自保。

言家攜入刀械時被任家太太目睹,以為小舅藏在家中的事敗露,將小舅藏在魏小姐家樓上空屋,但被在外巡查的警察發現,警察上門抓人,魏小姐開門詢問警方原由時被任家目睹,因此被誤認是報案者。

柯先生將農藥放回服務單位時,巧遇上市場賣菜的言家,後來言太太發現隨身的頭獎彩券不翼而飛,一口咬定是柯先生拾獲。

由一隻雞開始,牽扯出下毒、侵佔、告密、追債、家人病重等一連串編織緊密的網絡。陷在其中的四家人在公寓大門關上後,要如何解開這張困住他們的網?

《餐桌上的推理劇》導讀:飲食與推理的雙重饗宴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劉建志

高雲章《餐桌上的推理劇》一書,以六篇推理小說構成。這六篇小說除了是正宗推理故事,更結合飲食書寫,使食物點綴於故事中,並暗示劇情發展的走向,使飲食與推理形成精巧的互文性。本書的六篇故事中,第一篇〈七日盛宴〉與第六篇〈樓下的雞〉獨立成篇,中間四篇則是系列作,以相同的核心人物來偵查不同案件,組織成章。全書除了以美食為線索,進而推理謎底的創意外,高雲章在人物構設亦有出色的表現。

眾聲喧嘩的人物構設

 

人物,是小說的靈魂。在「以美食之名系列」的四篇小說中,以菜鳥女刑警葉采薇為主角。葉采薇從小在道館與一群練武的師兄們長大,因此身手矯健,且深諳柔道、空手道、手槍射擊等項目。但因性格直率粗魯、不拘小節,在工作中常被投訴。因此上司華安童便要她學習才藝,以平衡自己尚武的個性。

因著學習才藝,葉采薇結識了「料理烹飪初階」課程的姜老師,姜老師是「以美食之名系列」的靈魂人物。本書藉由姜老師與葉采薇的互動對話,使此系列的事件關鍵逐一與美食連結,舉凡關東煮、家宴的五道菜、聖誕節的國王餅、親子丼,這些食物的傳統與特徵,亦成為姜老師提示葉采薇破案的關鍵線索。

葉采薇的心直口快,姜老師的足智多謀,加上其他員警各具特色的形象,使「以美食之名系列」的人物充分類型化,讀者因而能有閱讀的熟悉感。此外,犯罪文學更重要的是人物關係與犯罪動機,在此系列的四篇作品中,出場人物眾多,作者卻能有條不紊處理情節,闡釋充分的犯案動機。

〈關東煮的味道〉中四位藝術工作者譚子靜、姜永寧、靳秀蘭與穆秋瑩,因財務問題與安恭直皆有糾葛;〈家宴的五道菜〉中為了繼承「繆家私廚」而各懷鬼胎的五位繼承人;〈聖誕節的國王餅〉中陶重山的家屬與廚師;〈記憶的親子丼〉中除了事件相關人外,更出現了形象鮮明的律師郝瑟培與檢察官甄直人,利用諧音梗強化人物形象,亦增加了閱讀的趣味性。

除此之外,在本書最後一篇〈樓下的雞〉中,以一棟老舊公寓為背景,將整棟公寓住戶的日常生活寫出。而住戶間連鎖式的矛盾與衝突,更似話本小說慣用的巧合構設,使事件環環相扣。更可貴的是,因小說人物社會地位、職業、語言不同,作者能以不同的口吻勾勒對話,使人物形象鮮明,更傳達出「人言可畏」的主題與巧思。

俄國理論家巴赫汀(Mikhail Bakhtin)曾借用古典音樂「複調」的概念,提出「眾聲喧嘩」的理論。他旨在說明「小說」有別於「史詩」的單一口吻敘事,而能寫出各種性別、階層的人的話語,交織在小說中,形成眾聲喧嘩的美學效果,更能對文化與歷史有更深層的思辨。在本書的人物構設中,可看出作者的企圖心,在書寫人物同時,也展現了在地性與社會關懷。

絲絲入扣的美食線索

《餐桌上的推理劇》這本書中,內含許多美食書寫。這些美食在故事中,又與事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七日盛宴〉中處理暴力與性的問題,在本篇故事中以料理全豬的七個部位為主軸,並巧妙地以食材的部位與故事推進相呼應。例如以「豬心」呼應故事中未婚夫的虛假「貼心」、以「豬肝」呼應企業職員年輕的「肝」。而「湯豆腐」與「豬腦」互換的「美食謊言」,更是貫串全篇事件的核心與謎底。本篇以詳筆細膩寫下美食烹煮的過程,並以此交錯推展著犯罪的動機與規劃,當女主角烹煮著料理的同時,情感的欺瞞、殺意的萌生、衝突的加劇,都在「七日盛宴」的籌備中一一上桌,並迎來驚悚的結局。

「以美食之名系列」的四篇作品,作者雖未詳筆描繪每一道美食,但每篇故事中的食物,卻都是破案關竅所在。也因本系列設定的偵探為烹飪教師姜老師,因此,以美食特性來提示線索便順理成章。在〈關東煮的味道〉中,葉采薇苦於不知犯人為何,姜老師以關東煮為提示:「我只不過先針對每樣食材的特性各別處理後,才把它們放在同一鍋裡而已。」使葉采薇如醍醐灌頂,得到啟發。在〈家宴的五道菜〉中,姜老師建議葉采薇以「繆老夫人」的角度來看這五道菜。除了菜餚之外,講究餐桌禮儀的繆老夫人也重視盛裝的器皿,使葉采薇能順利找到線索。

 

〈聖誕節的國王餅〉中,陶重山手握的瓷偶為死前留言,因瓷偶的衣著樣式與其他家屬皆有相關之處,且嫌疑人分別端了茶、燕窩與綠豆糕進房給陶重山,因而讓犯人與犯案手法難以確定。不過,在姜老師說出:「只要想一下國王餅瓷偶是什麼,就知道那個老先生要告訴妳什麼了」之後,葉采薇回想起所查的資料,便豁然開朗,了解案情的真相。〈記憶的親子丼〉一文,事件聚焦於當事人的親子關係,但謎底卻又與一般的親子關係有別。因此,在日式料亭所吃的「親子丼」,以及姜老師說出:「我們口中所謂的『親子』,真的是我們所想像的那個樣子嗎?」便十分發人深省,更為這篇文章下了完美註腳。

古云:「食色性也。」飲食,是根源於人類本能的生理需求,而當飲食與暴力、性與犯罪交織後,又能寫出什麼樣的新意?高雲章《餐桌上的推理劇》一書,即為很好的試驗。一如他在本書〈後記〉所述:「這部短篇集,其實也是一系列實驗性的作品。」在這些篇章裡,美食或與故事人物的心境、行為呼應;或與犯罪模式、破案線索互文;或在烹飪教室中成為人際互動的談資;美食更聯繫了故事中的人我關係,甚至埋下故事主線的伏筆。在《餐桌上的推理劇》書中,盛宴已然備好,就等著讀者細細品味了。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