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1.jpg

中山七里《復仇協奏曲》讀後感


【文/牛小流】


「自由是最大的束縛,正義才是最大的亂象。」作者引用日本律師協合會雜誌的句子,一語道破現今法律制度的處境與瓶頸,也暗示這本小說即將探索更為深沈的法律陰暗面,沒讀到最後一頁都不懂真相如何。


御子柴禮司系列別出心裁以樂曲作為篇名,從奏鳴曲、夜想曲、鎮魂曲、輪舞曲到最新的協奏曲,看似不過是作者把喜愛的音樂寫進小說,細想卻有微妙的設計。我好奇搜索不同曲子的解釋,驚訝發現夜想曲、鎮魂曲、輪舞曲沒詳盡的解說,只是音樂愛好者有感而發的命名,但奏鳴曲和協奏曲可是古典音樂的器樂體裁。奏鳴曲是樂器獨奏,而協奏曲是獨奏樂器和樂隊協同演奏。


我留到這點後,重新審視《贖罪奏鳴曲》的內容,系列第一本開頭就介紹了最強悍、最惡劣的無良律師,帶出了他不堪回首的過去,讀者無不好奇,這絕望的無底洞究竟會將律師扯向地獄,還是讓他戴罪立功普度眾生?《復仇協奏曲》儼然就是針對這一連串的叩問的解答,單單是「復仇」字眼,足以讓人好奇,是律師向他人尋仇,還是慘案關系人找上門來,沖突矛盾成就對比又相互交融的戲劇魅力,宛如氣勢磅礴的樂器與管弦樂隊協同演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讀者最為關註的御子柴禮司案件,終於揭曉。


「不管是自命清高的社論,還是自詡為仗義直言的具名報導文章,說穿了都只是用來自我陶醉而已。」藏身熒幕背後的部落客,僅以部落格上的一篇文章就能讓八百三十一人做出傻事,而御子柴禮司看穿來者的用意不過是一時衝動,毅然決定起訴投訴者,發難的人反而站不住腳,打電話向律師行員工投訴,嘴裡不饒人,說到最後反而情緒勒索,不禁讓我感嘆,誰是誰非,很難下定論,唯獨法律是讓是非黑白得以裁決的方式,但平心而論,倒不是無法理解對方的心情,誰能料到本該執行正義的律師,背著沈重的荊棘十字架?那,犯錯的人,贖罪後就無法回歸正常的生活嗎?


「報社所稱的正義,充其量不過是編輯方針的代名詞。」記者脫口而出的真實話,暗指報社老闆換人,編輯方針和報社立場都會跟著換,這樣的正義靠譜嗎?作者深諳網絡世界的紛紛擾擾,就算網絡霸淩題材不是新鮮的寫作素材,結合律師反抗手段就玩出新花樣,本以為會讓御子柴禮司陷入良心的責備,殊不知他駕輕就熟地跨越難題,一封律師信就將軍了投訴者。緊接著律師行女祕書陷入殺人疑雲,御子柴禮司挺身而出為她辯護,女祕書好奇律師不問她是否殺人,御子柴禮司冷著回應,有沒有殺人都會救她出去,女祕書不知道該欣喜還是無奈。


一連串的不幸插曲串聯出的復仇協奏曲,讓人佩服中山七里的精彩佈局。


題外話,中山七里48歲才以小說出道,並陸續寫出多本作品,同是創作人的我大為感慨,不必急著成名,跟著自己的步調寫故事,趁年輕盡可能吸收不同領域的營養,才能打就獨一無二的小說世界,寫出讓人感動的故事,才能真正地在小說圈子立足,與仍在默默耕耘的創作者共勉之。


本文作者簡介

牛小流

80後,馬來西亞人,現為政府診所藥劑師。

經營「九流偵探事務所」臉書專頁,定期分享各國推理/犯罪類型小說的讀後感。

「臺灣犯罪作家聯會」會員。

「馬來西亞華文作家協會」會員。

「墨咖工作室」負責人。

著有多部作品,近作為《下課了,一起去推理好嗎?》。


Comments


罪詭情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