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贖 

「救贖」,是犯罪小說中非常重要的命題之一,不論是偵探、兇手甚至被害者,都可能在小說情節的推演中,取得救贖的契機、獲得被救贖的可能;然而,那份深藏在內裡的、不輕易為人所知的動機,或多或少也將與這種向身世、私我經驗、創傷的挖掘和探索有關。

八千子《證詞》與宇佐美真琴《少女夜行》有著非常相似的敘事結構,在謎樣的步履中,一層一層地拆解懸浮在空氣中的異常,讀者必須嘗試著感知、辨識、抓攫這種異樣感的來源。或者說,「解謎」並不是最重要的事,甚至所謂的「真相」也不見得多麼特別,只是在步履蹣跚、曲折縈迴、看似漫無目的的漫行間,所有的神祕難解,都在象徵每個人必須面對的心理難題。

證詞

少女夜行

八千子

宇佐美真琴

——他的雙眼正無神地看著前方,只有此時我才敢放寬心看著他的瞳孔,只有那雙有些混濁的瞳孔才能讓我提起勇氣注視。
 
他的雙手正抵著我,用僅具形式的力量抵抗我的索求。但單是應付無能反抗的我也足夠了,這點他是知道的。

20220210110828_頁面_1.jpg
20220210150116.jpg

——又是似曾相識的感覺。眼神發直的男人,任意毆打無力反抗的女人的畫面。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淚。我現在才發現過去在藍子身上所感受的薄幸影子,也纏讓在未玖地身上。這對母女背負的悲哀命運與其根源,全部來自於我的絕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