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當「愛台灣」走進虛擬與現實混淆的MMORPG世界──提子墨評《覺醒遊戲》

【文/提子墨】「打電動,救台灣」的這群遊戲攻略團,必須找出黑島娛樂一群不滿公司政策的工程師,在遊戲中所設的三個隱藏關卡,揪出該公司與幕後黑手的政治意圖。現實的世界是二十一世紀,但遊戲中的時間線卻跳躍於台灣多個重大歷史的事件中……

覺醒遊戲》的劇情起始於即將到來的2022年,在人類經歷近兩年封城鎖國的疫期後,曾經宛若冬眠中的地球也逐漸甦醒了,但伴隨的卻是VR連線遊戲中,偷天換日的政治洗腦危機。


四十歲仍不務正業成日宅居打網遊的德樺,在遊戲中因緣際會結識了三名熱血的年輕人──婉雲、中瑞與黃莽,他們在愛台灣、救台灣的熱情下,決定對「□□之戰」(框框之戰)的VR線上遊戲展開攻略,企圖從中尋找這一款遊戲的研發公司「黑島娛樂」,背地裡與「境外勢力」勾結的證據。


「打電動,救台灣」的這群遊戲攻略團,必須找出黑島娛樂一群不滿公司政策的工程師,在遊戲中所設的三個隱藏關卡,揪出該公司與幕後黑手的政治意圖。現實的世界是二十一世紀,但遊戲中的時間線卻跳躍於台灣多個重大歷史的事件中,諸如:「熱蘭遮包圍戰」、「澎湖海戰」、「黃虎旗聖戰」、「八二三砲戰」、「古寧頭大戰」……以及德樺與婉雲所結識的「霧社事件」關卡。


經歷幾十年來社會氛圍的轉變與進程,電玩早已從過往戕害兒童或青少年身心的惡名,躍昇為現今主流娛樂的新台柱,甚至成為一種職業、一種生活型態、一種電子競技專長,與國際間如雷貫耳的重大電競賽事。


手機、電腦或遊戲主機上五花八門的各色遊戲,也引領著我們走進另一種視覺感官的生活,我們在上班或上學的通勤途中低首醉心於手遊,在家中也可能有三台以上的遊戲主機,有些人一到周末甚至沉浸於多人對戰的網路遊戲中。遊戲儼然已成為許多人的重心,並在伺服器的虛擬世界中另有一種異於日常的人際關係。

不過從「大局觀」(遊戲用語,指整個戰場格局的觀點)來思考,德樺覺得多他一個人投入這個低薪爆肝的職場,跟少他一個人繭居在家靠爸媽的勞保退休金維生,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差別吧?說不定整個世界都是假的。整個世界都是一座VR場景,是一場連線遊戲,就連遊戲裡的德樺自己都是假的。──《覺醒遊戲》序章:霧社事件

無論是Steam或Origin這類數位發行平台的進步,遊戲中推陳出新的虛擬境界,都提供了玩家們可在遊戲過程體驗現實生活中,不見得學習得到的技能或經驗,甚至日常所無法完成的願望、無法成為的英雄。相對的,亦如其他會成癮的事物那般,遊戲也可能成為有些人與外界隔絕的一種屏障,在放下控制器或鍵盤之後,產生了面對虛擬世界與現實生活之間行為錯亂的IRL併發症。


在我淺薄的閱讀經驗中,科幻/奇幻類型的小說常可見到主線劇情的世界觀,架構於手遊或網遊之中,例如英國知名作家泰瑞.普萊契(Terry Pratchett),於1992年出版的作品《唯有你可拯救人類》(Only You Can Save Mankind),那位12歲的男主角強尼因父母失和、家庭破碎而逃避現實沉迷於電玩世界中。有一天,他發現在遊戲中激烈對戰過許多關的「斯克里維帝國」外星軍團(ScreeWee Empire),竟然放棄與他繼續對戰而舉白旗投降!他被導入遊戲之中參與了敵方的求和談判,還被央求要協助遊戲中的外星人重返母星的任務!


美國華裔作家陸希未(Marie Lu)從2017年起出版的「Warcross」系列作品,也是將故事主線架構於MMORPG遊戲中。十八歲的女主角艾蜜卡是一名有青少年前科紀錄,與巨額債務的社會邊緣人,平日只能在擁有數百萬名網遊玩家的虛擬實境格鬥遊戲Warcross中,充當追捕遊戲中非法投注的玩家們,成為賺取些許賞金度日的獵人。她在陰錯陽差下偵破了一起國際格鬥賽事的漏洞與駭客陰謀後,成為網遊世界中的英雄人物,還被遊戲創造者任命為官方的偵查獵手!


讀者們多多少少涉獵過這類電玩遊戲世界觀的作品,但是能夠像《覺醒遊戲》將台灣的政治議題、國族情感、日治時期、戰爭歷史、白色恐怖、鄉民怨懟,或學運與社運風波,融入小說主線MMORPG龐大的世界觀中,仍屬少見。

雖然銅像活動起來是滿震撼的,每次踏地也都會讓玩家損血,再加上先總統的正面暴擊也很驚人,但那種ARPG遊戲裡經常存在的、屬於巨大Boss都會有的劣勢,前總統銅像也都具備——譬如動作遲緩,放大招時前搖明顯,加上若是被重攻擊,就會陷入僵直而無法行動等等。所以整體來說,打起來也不是太困難。掌握攻擊與閃躲的節奏之後,先總統銅像就不構成威脅了。──《覺醒遊戲》線索一:野百合

美籍華裔小說作家彼得.科萊亞斯(Peter Tieryas),在2016年出版的《日本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Japan),倒是曾將第二次世界大戰與虛實參雜的歐美歷史,融入他小說中的網遊世界觀。他沿用菲利普.金德里德.狄克(Philip Kindred Dick)在《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一書中的偽歷史設定,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由納粹德國、義大利王國,與大日本帝國為中心的「軸心國」,打敗了同盟國於二戰中獲勝,也實現了當年納粹「軸心國世界瓜分協商」的野心──因此,在小說中日本與德國瓜分了北美洲,美國與加拿大的西岸也成為日本殖民地,並改稱為「大日本合眾國」。


但在四十年後,北美的黑市卻流傳著一款名為「美利堅合眾國」的非法網路遊戲,在遊戲之中要玩家們想像,並模擬出假如二戰時的戰勝國是美國與同盟國,那麼世界是否會變得更美好?日本合眾國官方得知後,派出了審查官石村與特高課秘密員警月野,調查「美利堅合眾國」這款遊戲的幕後真相與黑手,以及被視為亂黨的「喬治.華盛頓黨」!


《日本合眾國》稱得上是將戰爭、架空的政治與日本宅文化……玩得非常極致,儘管內容充滿「在美國反日」的幻想情節,卻仍獲得2017年「日本星雲賞」最佳海外長篇小説。


而《覺醒遊戲》則是非常貼近這個世代台灣年輕人的思維,書中充滿網路流行語精準地描寫如今的政治氛圍,與某種同仇敵愾的社會現象,從網路酸民到現實生活中的市井小民,不同的族群以迥異的角度詮釋自己對愛台灣、救台灣的想法。當然,男主角德樺也常以四十歲廢宅的心態,去反駁許多自己不以為然的現況,或是對鄉民與酸民的各種言行嗤之以鼻。因此,你可以看到描寫得靈活靈現的台灣宅文化,與網路上虛虛實實的新聞事件,也能從另一個視角讀到男主角滿不在乎的喃喃自語。


當你遊走於劇情中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後,更能體會到其實有些人並不是那麼在乎某些社會議題。這本小說也將許多類型作家不太敢觸碰的學運或社運題材,大膽融入遊戲中的多個隱藏關卡,甚至以VR頭盔身歷其境的視野,描述當年頭條新聞中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學運場景。

「這是野百合學運的第一天」。中瑞的聲音在耳麥那一端響起,雖然連線速度很穩定,聽起來卻有點濛濛的,像隔著一片搖晃著海洋。湛藍,澄澈,乳白色的泡沫翻滾,在浪裂線來回沖刷。──《覺醒遊戲》線索一:野百合

當你讀著幾位主要角色在「□□之戰」遊戲中,攻略台灣不同時期各種重大的歷史、政治與社會動盪的關卡時,有些甚至是你曾經見證過的新聞事件,還百感交集回味著年少時那些熱血彭湃的光輝歲月……那麼,你已經逐漸步入作者所精心編織的詭計之中了。


《覺醒遊戲》看似帶領著讀者以玩遊戲的邏輯,回顧台灣歷史上許多令人悲痛的來時路,從破解國與國之間的政治操作,寫到國族認同、平民主義、意識形態,不同思維的社會現象,甚至是竊取電子資訊與竄改網路遊戲,進行滲透洗腦的國安危機話題……但是,這些看似接地氣的劇情鋪陳,真的是作者想要告訴你的故事核心嗎?還是暗潮洶湧前一群群的紅鯡魚(Red Herring)?


隨著作者精心堆砌的情節走下去,你將會經歷他所要帶給讀者那一場場覺醒前,虛擬與現實混淆的崩裂感!如果你喜歡麥特.羅夫(Matt Ruff)常讓小說中既定的邏輯,與費心建構的世界觀瞬間崩壞的快感,以及那種天馬行空永遠猜不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的劇情,還一次次彷彿被作者開天眼反轉、又翻轉的驚異情節。那麼,你肯定也會喜歡祁立峰老師的《覺醒遊戲》。


因為,需要覺醒的,或許是小說之外的我們!(原載於「鏡文學」2021-11-30)

 

提子墨 - 作家、台灣犯罪作家聯會、英國犯罪作家協會、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曾任:ETtoday簽約專欄作家、博客來偵探社選書人、北美《品》雜誌與紐約《世界周刊》專欄作家,目前旅居加拿大。


已出版:微笑藥師探案系列:《熱層之密室》與《水眼》;U. N. D. E. R.系列:《星辰的三分之一》;非系列作品:《火鳥宮行動》、《追著太陽跑》、《幸福到站,叫醒我》、《浮動世界》;合譯作品:《推理寫作祕笈》。 提子墨官網:www.tymolin.com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