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犯罪中的少女們,從受害者到破解者──〈少女撿骨師〉之《地火明疑》、《天雷無忘》、《山水儚》

【文/戲雪】

  看看,每部封面都這麼可口,該從哪部下手?

  ......

  會覺得可口的你,想必是搞錯了什麼,沒看到封面滿滿的死亡氣息嗎?

  好吧,你一定是只看到「少女」。少女們的確是這系列作品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可是別怪我沒提醒你,〈少女撿骨師〉系列,表面上是青春洋溢,實際上是用懸疑推理手法來講述台灣民俗學,而這些歲月的痕跡,則承載著人心的貪婪與妄念,說起來其實有點沈重呢。

  如果看到這裡還沒有打退堂鼓,恭喜你,即將打開新世界的大門。(招手)

  三部出版時間約莫間隔半年到一年,內容則完全可以獨立閱讀,反正連著讀也不會比較好懂。故事簡介我就不寫了,直接來個重點比較。

  第一部《地火明疑》文字較複雜難懂,但最具個人風格和惡趣味。      第二部《天雷無忘》架構最龐大,內容題材則是我個人最喜歡的。      第三部《山水儚》情節最緊湊,應該也是最大眾口味的。

   以下是不負責任推薦:

   一、妹控一定要看《地火明疑》,想看少女跑跳但不想看兄妹放閃的可以看《山水儚》,比較喜歡女神系的就要看《天雷無忘》。

   二、《地火明疑》敘述性詭計、《天雷無忘》密室詭計、《山水儚》屍體消失之謎。(以上僅供參考)

   三、對還魂術有興趣的請看《地火明疑》,想研究巫女和宮廟信仰的請看《天雷無忘》、想更了解佛寺、禪僧供養的就要看《山水儚》。

   四、連連看(不準別打我):看〈俗女養成記〉讀《天雷無忘》,聽〈愛如潮水〉讀《山水儚》,吃「林場肉焿」讀《地火明疑》,等等,這樣讀《天雷無忘》應該要吃月餅才對……(作者表示:)。總之喜歡懷舊復古氛圍的可以看《天雷無忘》,喜歡去海邊撿石頭的一定要讀《山水儚》喔!

  好啦亂鬧結束,接下來我認真解釋一下重點比較的部分。

  第一部《地火明疑》情節其實很簡單,填塞其間的不是描情繪景,而是對話和內心思路,特別是其中的資訊之大(注意,是資訊量不是知識量),造成閱讀時會有些費神:

與其在這座小島上定義四季變化,不如將心力拿去提防午後的暴雨或是伴夜霄而至的寒流。我想這是兩千多萬人的共識。(《地火明疑》第8頁)

  有跟上作者的思路嗎?這是基本款,還有這句:

我對床鋪的依戀還不足讓我繼續忍受睡過頭的罪惡感。(第97頁)

  裡頭包含:他依戀床鋪、他在忍受睡過頭的罪惡感、睡過頭有罪惡感,最後相較之下選擇離床。   這就是我前面提到的文字複雜度,亦即文句中的資訊量。   其實這句刪掉並不影響上下文,沒刪反而影響讀者閱讀節奏。   但我說明這個並不是貶義,我反而認為這是個人風格的象徵。   從中可以看出作者是多向思考人,亦即一般說的容易跳痛的人。應該也是高敏感族群,內心有很多想法,總是無法停止思考。難怪他說自己不擅長跟人相處和對話,因為同一時間或說同一個問題,這樣的人可以想到各種方面,反而不知如何回答對方,然後就會被誤會惹嗚嗚。

  扯遠了。

  總之相較於匠氣媚俗卻沒有靈魂的作品,這樣直接把作者思路性情暴露出來的作品反而更顯真摯難得。我還沒舉例有關妹妹的部分喔,太讓人想叫警察臉紅啦!

  伴隨而來的,就是這類人(我不好意思加「我們」)獨有的幽默感,有時會用自婊的方式呈現,也是書中哥哥常做的事:

  「劉媽媽對每個客人都稱是帥哥,希望你別介意。」我們爬上二樓的階梯時,柳慧心笑呵呵地說。   「其實我比較介意妳特意跟我說明……」我用她聽不見的音量嘀咕著。    (《地火明疑》第125頁)

   這樣有沒有覺得親切了點?還有這個:

  柳慧心沒有一口否定只是純粹出於禮貌,否則訃聞那種東西要在人過世後還擺在家裡機會實在太小了,跟電影票根一樣真的保存起來當不在場證明反而會引人懷疑。(《地火明疑》第153頁)

  這裡稍微婊了一下推理小說(笑)。不過我要說,我還真的有保存紅白帖跟票根的習慣,只是就算有電影票根,也不代表人在電影院裡就是了。

  第二部《天雷無忘》有兩本,分成上下集,內容之多可以想見,可是對我來說反而比較好進入狀況,因為故事帶領人是有歷練的道姑(?),而從神祗到凡人的當事者都是女性,敘事觀點雖然從男性角度切入,但是以第三人稱為主,所以對我來說比較好理解和感受。

  「(前略)姑娘廟最初的形式就是家族替未出嫁的女子立祠,之後才演變出對無主孤魂的崇拜。可是若要說崇拜,本質上仍是父權社會架構下的產物,認為女生一定要有歸屬,但又不准她入宗祠,很矛盾吧?所以比起崇拜,通常是敬畏心理占主要因素。」   說完,她指著我們兩個笑道:「像是你明明就做了一件好事,結果你第一個想到的是怕祂作祟,怎麼不想想人家可能為了報達你,所以守護我們家生意興隆?」(《天雷無忘》上冊第116頁)

  還有背景年代,懷舊氛圍很有親切感,裡面的月神(?)傳說和詮釋很有想法,我也很喜歡,篇幅太多,僅舉其中一段:

  「知道那些不支持太陰星君和嫦娥是同一人的人是怎麼看待嫦娥的嗎?」    「不知道。」    「為了讓兩者在同一個世界觀和平共處,嫦娥成了廣寒宮裡的其中一名宮女,美其名是仙子,但是仙子在神話裡不是作為兒女不然就是侍女,與受百姓景仰竹的神明比,層次上還是有差別的。」    「從主人變成侍女?這落差確實很大。」(《天雷無忘》上冊第60頁)

  至於「萬神」的部分,我就不破梗啦,只能說是個悲劇。(歎)   通篇帶著淡淡的愁悵,有點感傷,微微的溫度,像是輕輕的擁抱。把少男少女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描繪得很好。   這部除了讓白髮看不出年齡的神祕道姑青鑱(音懺)有戲份,還帶出另一位男性角色:青鑱的夥伴(?)阿九。   我喜歡這一對的設定和互動,希望之後還有機會看到他們合體的戲份。   另外,我跟京極夏彥不熟,讀這部的時候,比較常想到的是三津田信三:民俗考據、鄉野傳聞,還有對女性的關注。說來,舟動的〈靈術偵探系列〉也好久沒後續啦!(敲碗)

  第三部《山水儚》,應繪師心願產生的白色細肩帶少女彩薇登場。

  我還是對少女沒什麼感覺,不過和主角一楓之前發生的事我倒有興趣。

  是說,雖然說「少女撿骨師」一槭是系列主角,但事實上她的戲份只有第一集算多,其他都是由別的少女擔崗。而視角(第一人稱)則以一槭的哥哥一楓為主,除了第二部以外,但第二部主要故事的敘事者也是年輕男性,講少女變成巫女的故事,總之要把少女撿骨師系列看作少年對少女的意淫也並非不可。(喂)

  沒有啦,只是很明顯處處流露著年輕男性對年輕女性(正確地說是二次元年輕女性)的憧憬與嚮往,因此呈現出迷離夢幻的美好世界,骨幹卻是人性的自私與醜惡,這種虛與實、惡與美的交錯衝擊,真是非常特殊的閱讀體驗。

  而作者是個溫柔的人,即便故事中的角色們不得不面對某些殘酷的事實,作者最後還是會留給他們溫暖和救贖。

  第一次接觸這系列的讀者,也很建議從《山水儚》開始,它跟第二部一樣故事之外之內都還有故事,但篇幅較沒那麼大,很方便試水溫,文字也更好讀易懂:

  無所謂。   知道了也無所謂。   現在爸爸媽媽,根本不會有心力放在自己身上。   再說,對比爸爸媽媽做的事,小學生蹺課對社會是不會造成任何困擾的,畢竟人多上一天課也不會變得更聰明,沒準還會被學校的營養午餐弄壞肚子,送到醫院去浪費健保,拿一堆放著等發霉的藥回家。(《山水儚》第104頁)

  可以看得出一樣有和劇情無關的資訊,但讀起來已經很容易理解和同感。

  此外,這部的遺憾也沒有第二部那麼深。而且還有貓出現。

  寫到這裡,突然發現這系列裡的少年少女大部分都無父無母或等同父母不存在,而且關鍵角色幾乎都活在父母(可能)殺了人的陰影下,真可怕。

  不過別以為作者是六親不認(亂用成語)的傢伙,事實上,無論哪一部都是以親情為出發點:《地火明疑》想讓阿公復活、《天雷無忘》尋找母親遺骨、《山水儚》完成父親遺願——雖然這些都是表面上原因啦,真正的動機其實是更深層、當事人難以啟齒的,大家有興趣自己讀,就不爆雷了。

  只能說,裡頭人心再怎麼負面,我感覺作者還是相信親情的。裡頭有許多愛是源自親情,由親情的羈絆與信任,來彌補人生中的缺憾:姐妹情、姐弟情、祖孫情……再講下去就破梗啦。

  再節錄我很喜歡的有關親情的一段,給大家參考:

  隨著爭執越演越烈,明發看著房間散落一地的超人和怪獸,突然覺得這些東西不過就是塑膠。   而他為了這堆塑膠,卻和朋友起了爭執。   突然感到很空虛。   像那尊彌佛一樣。   雖然他最後還是揍了朋友一頓,成功得到扮演蓋亞的權利,但當時的想法卻深深留存在心中。   在那之後,明發便不曾質疑過父親的興趣,甚至會有意無意地以此為話題,找父親攀談。隨著年紀增長逐漸懂事的他,知道佛祖最大的價值便是讓父親重新找到生活重心,其他都無所謂了。   本來是這樣想的。          (《山水儚》第173頁)

  至於為什麼是「本來」,後來又怎麼樣了? 請大家自己看書囉。

  最後我要說:書中的角色們,表面上看似疏離,卻能感覺到像玻璃般的纖細,底下似乎藏著脆弱易感的靈魂,這想來就是看似疏離的原因,必得保持著一點距離——看似客觀,其實已深陷其中。

  非常有意思的作品,推薦給大家。

本文首發於讀墨

本文同步更新於戲雪方格子

本系列書作者八千子官方臉書專頁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