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讀後感/編劇左手的圓

【文/左手的圓】


由於近年推理犯罪類型的小說、影視作品在台灣可謂百花齊放,大眾耳濡目染下,對於警方的辦案程序與手法,乃至於鑑識科學都有些初淺(但不一定正確)的認識。


從現今的角度來閱讀於1950年末於雜誌開始連載、1952年集結出版,成書至今將屆70年的《法官和他的劊子手》,難免覺得警方的辦案過程有些粗糙、不夠專業,例如於書中之初便登場的一名警察,竟在發現一具明顯是遭殺害的屍體時,擅自移動屍體,大大破壞了犯罪現場,而不是第一時間封鎖現場,維持現場跡證的完整性。


科技日新月異,警方與罪犯本就會與時進俱,《法官和他的劊子手》顯得過時的查案程序與罪犯過於簡單的犯罪手法,實是非戰之罪。然而,這部在瑞士及德國獲得高度評價、由瑞士國寶級劇作家、小說家弗里德里希.迪倫馬特的作品,真正精彩的本就不是多麼複雜精細的犯案詭計,而是鋒迴路轉的人性。


毫無疑問,如今的科技遠勝本書成書的1950年代,但人性似乎不見得有長足進步,甚至時至今日,仍在原地踏步。


人性,永遠是最好的書寫素材,亦是作者對所處時代,甚至是跨越時代所做的一種叩問及反思。而弗里德里希.迪倫馬特無疑是摹繪人性的佼佼者。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的主角——資深探長貝拉赫,與其經年追查的狡猾罪犯賈斯曼,兩人年輕時曾是好友,卻因一個看似信口閒談的睹注,彼此踏上光明與黑暗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選擇警職的貝拉赫從此像隻緊咬住獵物便不肯鬆口的獵犬般,緊咬住賈斯曼不放,誓言找出已晉升上流階級的賈斯曼的犯罪事證,將其逮捕歸案。


但在這對已交鋒多年的宿敵之間,卻因一樁意料之外的事故——刑警施密特遭殺害——而將這場持續經年的正義與邪惡之爭,導向另一個全新的局面,對貝拉赫而言,既是危機,也是轉機,他終於有機會扭轉長久以來屈居下風的劣勢,但採用的卻是非常規、逾越道德界線的手段。


在閱讀本書的過程,筆者對於書名《法官和他的劊子手》始終有些摸不著頭緒,因為書中並未出現任何法官,更遑論法官的劊子手,直到書末,結局精彩的反轉,真相終於大白,書名的由來也於焉水落石。

原來書名不僅是線索,還是伏筆,相信也是迪倫馬特對於他所處時代所抱持的信念與價值觀。



本文作者簡介/左手的圓


現職編劇,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興趣繁雜多變,唯一不變的是始終熱愛閱讀與書寫。曾於電視節目劇本創作獎兩度獲獎;短篇小說《就是要找到妳》收錄於《就是要找到妳:POPO第一屆明星創作班傑作選》,不定期於網路發表小說創作。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