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心甘情願跟你走,蛋汁組合再進擊!牧童《翠鳥山莊神祕事件》推薦文

【文/戲雪】 一、歡喜逗趣的冤家領航員

以「主角接受委託調查事件」類型的犯罪解謎作品而言,主角若是律師,查明真相之後還要上法庭攻防,牧童〈文石律師與助理玲芝探案系列〉的長篇作品,如《珊瑚女王》、《天秤下的羔羊》、《午夜前的南瓜馬車》便屬於此,精彩的唇槍舌戰是這系列的特色之一,另一個特色就是讓人過目難忘的文石與鈴芝這對偵探助手組合。

在犯罪解謎類類型的故事裡,書寫重點通常落在案件(事),除非偵探本身就是當事人,否則偵探仍然只是旁觀者,即便以人為核心的社會派亦然。在故事結束、讀者闔上書頁後,要讓偵探能夠深植人心、像關鍵情節或閱讀感受那般留在讀者心中,通常得基於大量的案件(系列作)一點一滴形塑出來:前提是讀者們對這位偵探的人設有興趣,會主動記得或願意回頭翻閱關於這位偵探的細節,不然就要由作者不斷反覆在每一本提起;或由案件成為偵探的標籤:他就是破解XX案的那位OOO!當讀者能隨口說出偵探的名字和特色時,這系列作品就算是成功了——所以記得要取好聽易記的名字像文旦靈芝之類的(無誤)。

在台灣推理作品中,牧童是相當注意、著重在偵探(組合)塑造的作家,從第一部付梓的《珊瑚女王》開始,風格便非常明確,偵探與助手不但各自性格鮮明,加在一起互動的場景也十分逗趣有火花,讓人印象深刻,能達到這樣的效果,首先要歸功於人物原本的設定,其次是視角的選擇:在這些案件裡面,偵探文石雖然身為受託人,第一人稱敘事者(我)卻是由助理鈴芝來擔任;相較兩腳書櫥卻社會化不足的怪人文石,感性熱情的美女鈴芝確實更討喜、讓讀者更有代入感,從她的「平凡視角」不但能側寫見證文石的神通廣大,她的「雞婆性格」更是推動故事進展的一大功臣,這些回過頭來,又是成功的角色塑造。


二、樂於為讀者服務的系列作

如此搶戲的偵探組合,理所當然會直接左右讀者的閱讀意願:喜歡的讀者必然樂於追讀關於他們的故事,可是推理解謎類型的讀者,向來是以冷靜理性的態度在閱讀,他們是否買單,或者根本討厭涉入太深、覺得這對組合「太吵」呢?2021年出版的第三部長篇《午夜前的南瓜馬車》裡,作者牧童便嘗試減少石芝(音:蛋汁)組合的比重,並相對增加法庭及法律專業的部分,讓沒接觸過活潑逗趣風格的推理讀者能試水溫。

那喜歡這對組合的書粉怎麼辦?別擔心,重視讀者閱讀感受的牧童,當然不會辜負老讀者的期盼,在系列正作之外,還著有中短篇的系列前傳與外傳,如2019年出版的《山怪魔鴞》,便把故事線拉回過去,〈可愛的畢馬龍〉、〈山怪魔鴞〉都是由昔日同窗回憶述說學生時期文旦破解謎團的經過,順序在兩者之間的〈海豚的守護〉,則以兒童監護權為題材,案件雖然發生在「現在」,卻涉及文石的身世,和文石鈴芝兩人的過往,是非常關鍵的一篇,讓他們有更多的表現機會,也為未來埋下更多伏筆。

本書《翠鳥山莊神祕事件》,承接《山怪魔鴞》,第一篇〈狐靈〉由曾經在〈可愛的畢馬龍〉中出場的黎晏昕為主述者,回憶大學時文石為了幫他追求女友而被狐靈「附身」的經過,眼見不可能的預言一一實現,以及文石超乎常人的各式能力,難道碟仙和狐靈都是真的?第二篇〈 翠鳥山莊神祕事件〉接續前篇,時間線則回到當下,黎晏昕想拜託文石幫他找回失蹤的女友,同時主視點也跟著回到鈴芝身上;在本篇中,正義感強烈的鈴芝為了救人以身犯險、繼而因重情義誤入騙局、迷失自我,讓人為她捏把冷汗,此時又殺出個高富帥的程咬金向她告白,這該叫苦心孤詣營救她的文石和等著吃喜糖的蛋汁飯(文旦鈴芝粉絲)們如何是好?


三、雙重路線、多種享受

除了補充兩人過往、滿足書粉的八卦慾,《山怪魔鴞》和《翠鳥山莊神祕事件》裡的中短篇(五篇當中有四篇)在方向上也跟正作走不同路線:正作以社會議題為基底,法庭攻防有理有據,如陽光普照;外傳以私人恩怨為核心,邪魔歪道靈異驚悚,如陰風吹拂。兩種幾近相反的類型,在咱們文石鈴芝身上,竟然可以說是毫無違合?正大光明的正作系列不說,畢竟鈴芝雖然容易感情用事,遇到危險的反應激烈,活脫是恐怖片的女主角,卻還是有著使命必達的嚴謹自制力,與能判斷邏輯、理性分析的頭腦;那裝神弄鬼的前外傳系列呢?文石雖然是法律專業,以正規手段擊敗敵人無數,但他本來就是個博學多聞又不按牌理出牌的怪人,面對專走旁門左道的對手根本游刃有餘,對方可能還得叫他一聲老祖宗。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可愛的畢馬龍〉校園撞鬼、〈山怪魔鴞〉原住民傳說、〈狐靈〉碟仙怪談,或〈翠鳥山莊神祕事件〉邪教神跡,這些神祕不可思議的事件,都一一被文石輕鬆破解;我們只要準備好零食爆米花,坐看文石如何大展神威、反將對方一軍,還把對方嚇得落花流水就好,就能一掃現實中的陰霾,痛快地大呼過癮!

我們還可以發現,在亦莊亦諧、情理兼具的牧童作品裡充斥大量的臺灣文化,例如上述事件,都是台灣人所耳熟能詳或曾親身體驗的,正作引用的法條更不用說,都是台灣適用,連角色間的對話或內心戲,有些接地氣到可能要臺灣人才看得懂,故事發生的舞台也是,大家可以推估文石就讀的大學是哪一間,而非校園的篇章,地景則從先前的桃園復興、高雄旗山、新北三峽等等,到本書〈翠鳥山莊神祕事件〉的宜蘭羅東、三星、大同,熟悉的地名讓人倍感親切。

最後一定要提的是,不管長篇或短篇,都有作者留給讀者的隱藏版挑戰書:

——文石這次的化身為何?

已經讀遍他出版作品的筆者,本次還是抱憾未能猜中,直至謎底揭曉才恍然大悟、拍案叫絕,這樣的樂趣,必然要推薦給勇於挑戰未知事物、喜歡有點「鏘」的你。

準備好讓牧童帶你飛了嗎?

一起成為蛋汁飯,放心地跟著文旦鈴芝去冒險吧!

(本文完)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