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品嘗日本推理的時光流轉──推理文學資料館(推理ミステリー文学資料館)紀行

【文/既晴】

從品川車站對面的王子飯店(プリンスホテル)出發,搭乘JR沿著山手線往池袋站去,大約只需要二十幾分鐘。接著,再轉搭地下鐵的有樂町線,再花兩分多鐘,我在相隔一站的要町站下了車。此行的目的地,是位於池袋站西口與要町站五號出口間的「推理文學資料館」。


從剪票口走到五號出口,得先經過一段低矮狹長、稍感陰暗的地下步廊,接著再爬上有些漫長的階梯,彷彿推理電影中通往命案現場的通道。然而,一出要町站,五月初的晴朗陽光隨即將我拉回現實,告訴我這段走道之所以沒有半個人,也許只是因為剛好是黃金周,大家都放長假去了。


從五號出口踏上人行道,就不需要再過馬路了。只要往前走,腳程快的話,不到兩分鐘就可以抵達資料館。途中,會經過一座灑滿林蔭、名為祥雲寺的廟宇,寺廟旁就是光文社大樓。資料館即是設置在大樓一樓。


在世界上,一九九四年設立的這座推理文學資料館,可說是全球第一家推理文學專門圖書館。除此之外,據說也只有一九九五年在法國巴黎開設的推理文學圖書館(Bibliothèque des littératures policières,簡稱BILIPO,取自館名每個字的頭兩個字母)而已。


黃金周期間,開館日只有這一天,因為已經先跟館長權田萬治先生約好了,推開一樓的玻璃門,請教館員以後,權田先生隨即出現,親切地邀我入內。


熟知日本推理小說發展歷史的朋友,必然對權田先生的事蹟有所耳聞。一九三六年生於東京的權田先生,畢業於東京外語大學法文系,而後長期服務於日本新聞協會。期間,開始從事推理小說評論研究,一九六○年以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評論《感傷的效用》獲得第一屆寶石評論獎佳作。


除了對冷硬派、社會派的研究外,一九七五年時,權田先生也曾在推理專門誌《幻影城》發表日本戰前推理作家論述,所集結而成的《日本偵探作家論》在隔年獲得第二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的評論研究類獎。近來最受矚目的作品,則是與另一位評論家新保博久共同監修的《日本推理事典》,在二○○一年獲得第一屆本格推理大獎的評論研究類獎。現今推理小說新人獎的評審委員,絕大部分都是作家擔任,像權田先生橫跨眾多新人獎評審的純評論家僅此一位,不難想見他在日本推理界之權威地位。


權田先生是從二○○四年四月接任館長的,為第三任。在此之前的歷任者,第一任館長是已故的評論家中島河太郎,第二任則為光文社「河童叢書」(カッパブックス)總編輯窪田清。


時間回到一九九四年四月,由光文社所屬的「財團法人光文雪瑞珊璐文化財團」設立了推理文學資料館,讓關心日本推理文學源流、發展的作家、評論家及一般讀者,都能閱覽到珍貴的推理相關史料、文獻,日前適逢開館八週年。在正式成立前,實際上更耗時兩年籌備。(註:雪瑞珊璐即Scheherazade,是《天方夜譚》中不斷說著故事給國王聽的皇后)


館內一樓的收藏,首先最引起我注目的,就是戰前的推理出版品,其中包含為數豐富的各種推理專門誌。例如孕育江戶川亂步、甲賀三郎等知名作家的《新青年》雜誌,館內就收集了約四百冊;再加上其他像《探偵文藝》、《ぷろふいる》、《獵奇》、《探偵春秋》等種類琳瑯滿目的罕見雜誌,「以市價來計算,總共至少得花費一千三百萬日幣。」權田先生說。


其中最貴的,是小栗虫太郎的《黑死館殺人事件》初版書,一本日幣四十萬!至於《新青年》之類的雜誌,要價也在日幣數萬元之譜。


根據權田先生進一步的說明,這些珍本書確實得來不易。戰前的推理小說,在一般的公共圖書館很少收藏,只在舊書店裡少量流通,價格更常被炒作到令人望而興嘆。此外,即便好不容易找到,書況也不見得非常理想——良好的書況,當然代表不菲的價格。然而,在資料館陳列的,都是狀況「耐得起翻閱」的書……我聽著權田先生的介紹,對這些書籍,甚至連注視的目光都不由得放輕了。


在另一排書架上陳列的,則是戰後的推理雜誌。刊登本格派巨匠橫溝正史名作《本陣殺人事件》的《寶石》雜誌、由傅博所主編的《幻影城》,雖然價格不像戰前書籍那麼昂貴,但要見到如此齊全之收集,也是十分難得,令我駐足再三。


「接下來這一排,是各種推理評論、研究、參考書籍。」權田先生的話,使得有參考書收集癖的我,眼睛不禁為之一亮。由於推理參考書普遍價格較高,且內容若非資料性質的整理,否則就是枯燥艱澀的論述,讀者群大多僅限於業界人士及狂熱的推理迷,並不像小說的印行量那麼大,所以很容易絕版。而,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整櫃的推理參考書!如果不是還有許多問題想繼續請教,我真想埋頭在此度過一整個黃金周!


此外,除了佔地二十餘坪的書櫃之外,緊鄰在接待廳旁,還有一個較矮的書櫃,放的全都是西洋推理參考書,數量之豐也讓我讚嘆。這時候,權田先生與我便開啟了另一個話題。


「事實上,資料館的藏書,是所謂的『雙重收藏』(ダブル.コレクション)。除了定期收購的書籍之外,資料館也接受作家、評論家的贈書。」權田先生說,「例如鮎川哲也、宇野利泰、島田一男、瀨戶川猛資、津村秀介、南洋一郎、山村正夫先生等作家、評論家,就捐贈了數萬本藏書。目前都放在地下書庫。」


在來館拜訪之前,我已經聽獨步出版社總經理陳蕙慧小姐提起過,那間傳說中的地下書庫。

珍藏許多重要資料的地下書庫,平常是不對外開放的。


「聽說中島河太郎先生也捐贈了自己的藏書?」

「中島先生的藏書大約有兩萬五千冊,不過這是屬於託管性質,以十年為期限,今後逐步歸還其遺族了。」

「那麼這些西洋推理參考書是?」

「其實是我捐贈的。」


原來,權田先生長期到處收集西洋推理研究書籍,擔任館長後,也不吝捐出自己的珍藏。在這個書架上,我還發現幾本我透過網路書店才好不容易購得的書,看到異鄉的這些書真是備感親切,也使我腦海中湧現當時收集這些書的點滴回憶。


權田先生從書架上取下一本《Crime & Mystery Writing》,說:「這本辭典,是牛津大學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簡稱OUP)所出版的。大學出版社來出版這樣的書籍,這表示推理文學的學術研究,在歐美已經相當普遍。但是,日本才算是剛起步而已。


「最近,在這附近的立教大學,購買了江戶川亂步舊宅及其藏書,並且開設江戶川亂步大眾文化研究中心,還預計將亂步舊宅前的道路,取名為『亂步之道』。這座資料館的館藏,未來可望與學術單位合作,進行推理文學研究。」

就這樣談著談著,我們便往位於地下一樓的書庫前去。

請館員開了門,點亮燈,出現在我眼前右側的是一整排的電動式移動書櫃,以及排滿其他三面牆壁的一般文件櫃。其實書庫的空間相當寬敞,但四處堆置的紙箱卻令人不易通行。


「中島先生的藏書全都打包了,」權田先生解釋,「我的書則是搬來這裡以後,還沒有時間整理。」我注意到有許多紙箱上頭,以奇異筆寫著權田先生姓名英文發音的頭字母G,以及箱內放有哪些書籍的簡要清單。權田先生說,目前總共搬來了四十箱,正在製作書籍清單。


「文件櫃裡還有許多作家原稿、題詞或簽名等等。」館員從文件櫃裡翻出幾大包牛皮紙袋,讓我看看裡頭的稿紙。確實,在電腦寫作普及以前,大部分的作家都是以手寫為主。由於書庫裡的藏書尚未整理完畢,一一介紹也得花費許多時間,於是我們重返一樓。


館內除了擁有豐富的藏書之外,我發現在入口的左側,還有一個小展示廳。展示中的,是夏樹靜子女士的生平介紹。除了童年、少女時代,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與艾勒里.昆恩——其中之一的佛列德瑞克.丹奈(Frederic Dannay)合影的珍貴照片,還有著作的各國譯本之陳列——如英文、法文、義文,當然也包括中文。


展示名為「夏樹靜子的華麗世界/從日常謎團到現代黑暗」,從三月十四日開始。夏樹女士創作不輟長達四十餘年,是現今日本推理文壇上,國際知名度最高的女性作家,日前才獲得第十屆日本推理文學大獎。關於這個獎項,《謎詭》第一期已有推理作家藍霄先生作過介紹,在此不加贅言,總之,這是一個推理作家、評論家的終身成就獎,在每年三月舉辦頒獎典禮。


「這張照片是夏樹跟另一位推理作家森村誠一共同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的合照,」權田先生笑說,「俊男美女,拍得太好了。私底下大家都戲稱這是新婚照呢。」


談話至此,不知不覺已經度過了兩個小時,我也終於走完了整個資料館。

「擔任館長之後,會希望這裡未來能成為怎麼樣的資料館呢?」我問。

「首先,當然是希望館藏更充實囉,」權田先生回答,「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那兒,也獲得許多捐贈,但其中的套書、雜誌如有缺書,就必須設法補足。另外,資料館的網頁,最近也做得差不多了,日後還會將館藏的書籍清單製作上網,可以從網頁搜尋點選。」


「更遠的將來,是希望把書籍數位化,內頁掃描成圖檔上傳網路,像『國會圖書館』一樣。說到這個,就連國立國會圖書館網頁的『近代數位化圖書館』(近代デジタルライブラリー),也幾乎找不到戰前的推理書籍。」


「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啊!」

「嗯,不過,紙本書的狀況,會隨著時間、以及讀者的不斷翻閱而變差,破損、污損是免不了的,再來也有失竊的風險。除了數位化以外,館內的購書方針,也傾向『雙重收藏』,也就是同樣的書籍收購兩本。例如現在館內的《新青年》創刊號就有兩冊,可以定期替換陳列。」


事實上,資料館背後有一個營運委員會。委員除了擔任館長的權田先生外,還有評論家山前讓、新保博久先生,以及光文社的職員。每二、三個月定期召開一次會議,決定購書、策展、活動等各項事務。林林總總,權田先生平日可真是非常忙碌啊。


資料館的參訪結束後,權田先生招待我享用了一頓美味的午餐。若非下午還有其他行程,我真是非常想繼續待在資料館,欣賞、瀏覽這些代表日本推理歷史源流的珍藏。


與權田先生道別之前,我還看到入口的公佈欄上,張貼著今年六月即將開辦的「推理創作教室」活動的報名辦法。我知道,在權田先生的細心策劃之下,在我下次來訪之時,這座資料館必然將會有更嶄新的風貌。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