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仍然要勇敢向前──讀楓雨《沒有神的國度》

【文/戲雪】


前言

2020影響全球最鉅的必然是武漢肺炎,而台灣政治史上除了總統開出史上第一高票817萬票當選,直轄市市長更破天荒被提案罷免並罷免成功,高雄人今年要投三次票:一月的總統大選、六月的市長罷免、八月的市長補選,網友笑說超過他歷來回家投票的次數。高雄人的公民意識決醒,台灣人的政治參與度也來到史上最高——在這樣的背景下,本書《沒有神的國度》適時登場。



政治不政治


  雖然歸類在「政治推理」,但本書並沒有所謂的政治立場,因為它探討的是「台灣政治上常見的造神現象,」作者說:「同時也透過造神與毀神的過程,去談青春的迷惘。政治推理和青春愛情互為一體兩面,構成全書的主線。」(作者官方臉書)


故事從女主角楊曉薇委託野風社幫哥哥澄清嫌疑開始,接著男主角呂俊生橫空出世協助大家突破瓶頸並加入野風社,可是接下來的委託,對手可能是建商與議員,如此正常方法已經不管用了,是否該不擇手段地對抗並挖掘真相?又倘若真相並不是大家想要的呢?「為了正義,是否可以不擇手段?又或者,不擇手段本身,稱得上正義嗎?」(文案)



「政治」就是眾人的事,會影響你我的生活。以前的人覺得「政治」很髒不要碰,是因為他們生長在極權社會,那時一旦你有不同於統治者的想法,後果堪憂,所以百姓只能噤聲,甚至連思考都不敢,而現在的社會不一樣了,默不作聲就等同於任人宰割,以為與你無關,卻會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將你蠶食鯨吞,讓你翻身不能。




從眾,或學會思考


作者:「本書的雖然出自三一八學運,誰摔死了李新,其實也改編了后豐大橋墜橋案、大埔案、國會監聽事件,能說是這幾年的社會縮影。」如果你跟我一樣對這些事件不了解,剛好也可以跟我一樣藉由本書來動腦思考。

「那我們來想想,中間選民有哪些特質?」謝怡婷替討論拉出了主線。 「膚淺、怕事、牆頭草。」何弘正有些刻薄地說。(第273頁)

父權主義的社會下,習慣由別人來幫自己決定,跟著別人走最安全。 (其實我一直想問:很多人求學時期明明這麼討厭穿制服,畢業後卻跟別人剪一樣的髮型、穿一樣的衣服,然後說這是流行? )

老一輩的人總說年輕人容易誤信他人、衝動行事,然而就算城府再深,也難保不會被慾望驅使、受人操弄。這就是民主政治難為的地方:左右選戰的,常常是中間選民,而這些中間選民,很容易受到輿論的影響,畢竟放棄思考、人云亦云太容易了。

由自己的手眼去核實、用自己的腦袋去思考,本是理所當然的事,卻沒多少人能做到。(當年服貿闖關,真的把條文一條條看過再說支持或反對的人有多少?)

不過這些都只是我個人的感慨,本書主要還是講「造神」以及「退駕」。

人類需要信仰,所以有了宗教;需要情感投射,所以有了偶像;需要有人領頭、讓他們膜拜,因此「造神」。那是一種狂熱,跟愛情一樣,沒什麼道理。然而在激情過後,當神殞落,比起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我更想相信當時是真的,只是人會變,無論「換位子就換腦袋」或「慾望使人腐敗」而導致讓人失望的結果,至少當初是真的——我們不要放棄「相信」,不要放棄「做決定」。

「當神是很累的,尤其當我知道自己不是神,我有很多不可見人的事,要一直這樣假裝下去,是很痛苦的。」像是在對誰強調似的,堅定地搖搖頭:「這世界並不需要一個英雄,或是一個神,而是更多的好人。」(第300頁)

我想起了那句話:「就算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與其把希望寄託在一個人的身上,妄想著祂(其實是他)來拯救世界,不如我們一起成為那「千千萬萬個」好人。




書籍本身


我很喜歡本書的封面:鮮明的黑紅對比(花特別用紅色,以和太陽花做區隔,卻又能讓人聯想),點綴其上,彷彿代表著血與熱,斑駁的標題也呈現出逐漸崩毀的意象,我覺得很棒。

單純就一本小說而言,乍看走日系校園社團推理,但卻是穩紮穩打,毫不輕浮誇張,沒有多餘不知道在幹嘛的對白,反而如同發生在身旁的親切,不會讓人覺得在看一場鬧劇。關於愛情的闡述,也讓人心有戚戚焉。

一個人最卑微的時候,莫過於當妳知道妳愛他。(第265頁)
愛情不過就是兩個卑微的人在同病相憐。(第265頁)

讀起來沒有說教感,也不會充滿術語讓人要硬啃,只是基調有點沈重感傷,也就不夠「娛樂」,或許因此讓讀者卻步,然而我還是要說,本書是2020年必讀的傑作。



結語


無論神是否存在,我們都要勇敢地去思考、去判斷,互相幫助,然後一起向前邁進。戀愛也是一樣。



(本文完)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