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世界推理影像的古今觀止──推理頻道(ミステリチャンネル)紀行

【文/既晴】

坐在明治大學紫紺館五樓的樁山莊Foresta餐廳(レストランフォレスタ椿山荘)裡,一邊與東京創元社前總編輯的戶川安宣先生暢談推理小說,一邊品嘗過日式洋食午餐以後,我們再度回到神保町書街。


對熟悉日本推理的小說迷來說,東京創元社的名號想必並不陌生。二次世界大戰後,這家出版社翻譯、引介大量的西洋推理、科幻小說,而在一九八七年開始的新本格浪潮裡,也舉辦鮎川哲也獎、創元推理短篇小說獎、創元推理評論獎,創辦推理雜誌《Mysteries!》及「Mysteries!新人獎」,扮演了栽培創作新秀、擴大解謎推理讀者群的重要推手。


而戶川安宣先生本人,其角色更相當於已故的講談社編輯宇山日出臣,是策動新本格浪潮、振興現代本格的核心人物之一。本格推理迷的戶川先生,曾經創立過立教大學推理俱樂部,也在傅博先生創立的推理雜誌《幻影城》裡發表過〈江戶川亂步的少年推理世界〉等評論。二○○四年,本格推理作家俱樂部為表彰其特出貢獻,頒給戶川先生與宇山先生第四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特別獎。


戶川先生退休之後,不減對推理小說的狂熱,仍然擔任東京創元社的特別顧問,繼續為推理小說的發展而努力。這一次,在戶川先生的介紹下,我有機會得以拜訪座落在神保町附近的「推理頻道」電視台。


2008年秋天,傅博先生獲得第八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的特別獎,他赴日參加頒獎典禮,以及深受《幻影城》影響的作家、評論家們所舉辦的「島崎博歡迎會」的實況。其實,在頒獎典禮期間,穿梭在會場並且忠實拍攝影像紀錄的,就是推理頻道。


據我所知,世界上有許多國家都有專門播放推理電影、電視劇集的電視頻道,例如美國的Encore Mystery與Sleuth、加拿大的Mystery TV(同樣的頻道,在法國叫做Mystère)、英國的Alibi、西班牙的Calle 13等頻道,在近年來有線電視頻道開始分眾化以後,這是必然的趨勢。當然,做為亞洲的推理前驅國家,日本也有一個推理頻道,來滿足廣大推理迷的視聽需求。


徒步漸漸遠離了古書名店林立的靖國大道,我們按照地址沿路尋訪推理頻道的辦公室。一路走著走著、找著找著,戶川先生開始與我面面相覷起來,因為,我們發覺已經迷失在周圍樣貌相似的大樓巷弄之間了。於是,戶川先生打了電話,聯絡上節目製作部課長川野壽裕先生,這才由川野先生帶路,一起走進推理頻道的辦公大樓裡。


我們搭了電梯直上位於五樓的辦公室,一出電梯,就見到玄關櫃台上方極為顯眼的「The Mystery」及其「深夜黑貓」標誌——當然,這是源自推理小說之父艾德格.愛倫.坡的名作〈黑貓〉(The Black Cat,1843)的符號——此外,還有張貼於兩側牆面的推理電視影集海報。


最令我目光為之一亮,則是立在門口左側、手上提著吸塵器的人形看板——這正是亞卓安.蒙克(Adrian Monk)啊!這部自二○○二年在美國開播的推理喜劇《神經妙探》(Monk),塑造了嶄新的神探形象,可說是近年來最風靡本格迷的影集了。


「蒙克在日本也很受歡迎哦!」川野先生笑著說:「我們公司裡還有同事趁著休假期間,特地跑到舊金山去參觀影片裡的場景呢。」


說著說著,川野先生帶我們走進會客室,開始介紹推理頻道。

「推理頻道隸屬於SONY影視娛樂集團,從一九九八年開播至今,節目以海外推理電影、電視劇集為主,也包括一部分日本製作的影片。日本全國都可以收視,包括透過有線電視、衛星電視或寬頻電視。」

「目前有多少收視戶呢?」我問。

「大約有四百五十萬戶左右。」真是驚人的數字啊。


接著,川野把今年一、二月的節目單遞給我。立刻映入眼簾的,就是「福爾摩斯傑作選」及「一月六日,在福爾摩斯的生日密集播出!」不禁讓我會心一笑,推理頻道所播出的,是由BBC製作、傑瑞米.布雷特(Jeremy Brett)所飾演的版本。這也是公認最貼近原著精神、演員最能重現永恆名探神髓的經典版本。


翻開節目表,果然看到一月六日的一整天——從凌晨五點起的二十四小時內,持續播放福爾摩斯探案!這不免讓我想像,對福爾摩斯的忠實影迷來說,二十四小時的馬拉松式觀影,真是既甜蜜又痛苦的行程啊。

「那麼,這些影片是怎樣選出來的?」我又問。


川野繼續說明,推理頻道希望帶給觀眾多元化的視聽感受,選映的影片除了具備推理與解謎的樂趣外,也考慮到推理影集的歷史縱深,遠從驚悚影像大師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的經典老片,近至當代的優質影集——例如榮獲國際艾美獎(International Emmy Awards)的得獎作《時空刑警1973》(Life on Mars)、《迷宮事件特搜隊》(Waking the Dead),都是「推理頻道」的搜羅對象。


再者,從熱門的美國《神經妙探》,到法國長壽影集《女刑警茱莉雅》(Julie Lescaut),再到澳洲與義大利合作的《警犬瑞克斯》(Kommissar Rex),推理頻道盡可能廣泛地匯集不同國家的影集,讓觀眾從中體驗到世界各地的風土人情。


最後,絕對不能放過的,當然是「世界名探系列」了。包括方才提到的福爾摩斯探案,還有開播十多年以來,人氣居高不下的大衛.舒歇特(David Suchet)版的《赫丘勒.白羅探案》、瓊.希克森(Joan Hickson)版的《珍.瑪波探案》、推理作家柯林.德特斯特(Colin Dexter)筆下的《警長莫爾思探案》(Inspector Morse),以及在英國創下最高四○%收視率的《米德梭默鎮謀殺案》(Midsomer Murders)等。


至於日本製作的推理影片,每週也有固定時段的「JMystery」專輯,供影迷重溫過去在其他電視台觀賞過的影集。例如,一月份的「JMystery」就是日本三大神探之一的《神津恭介探案》特集。

此時,編輯廣告部課長野口永美子小姐,也來到會客室,加入我們的談話。


「那麼,一部影片從篩選到播出,」我又問:「需要經過哪些程序?」

「我們會定期蒐集相關情報,注意、尋找各國的推理影集,並且開會討論,一旦決定作品以後,就會開始聯繫版權單位,洽談簽約事宜。等到簽約完成,接下來是正式製作影片。限於配音員及錄音設備的限制,我們並不會額外製作日語配音,因此影片的製作工作主要是字幕的翻譯。完成字幕翻譯後,再花費一到兩週的內容審定工作,並配合廣告部的文宣情報,最後才能正式播出。」


「選擇影片時的會議,會依照哪些條件來挑選?」

「在國外的知名度、影響力,而且作品具備獨特的風格,是最重要的條件。另外,近年來日本的電視頻道開始朝數位化的方向演進,為了配合高畫質視聽的趨勢,我們未來也必須將這點納入考慮。」


接著,川野帶著進入影片編輯工作室。由於現在的影片製作全部都是透過電腦進行,搭配專業的剪輯軟體,再加上影片全都儲存成光碟,所以需要的空間並不大。工作室裡有一位正埋頭苦幹的工作人員,從旁看著他專注地操作電腦,我彷彿也獲得了一次影片製作的簡單體驗。


「節目表是如何設計出來的?」回到會客室後,我繼續問:「哪些時段該放映什麼影片,是不是有什麼經驗法則?」


「這主要得配合觀眾的生活作息來製作。每天晚間七點到十一點,是所謂的『重點時段』,新作品的首次播映、最受歡迎的影集,都會在這段時間播出。」川野說,「至於每天深夜零時,則稱為『黃金時段』,重要的影片會在此時再次放映,專為睡不著覺的夜貓族設計。」


聽了川野這番話,我想「推理中毒」已深的我,恐怕不僅會變成夜貓族,還可能會變成無法睡覺的失眠族了。

「特別是新作首映的時間,得花一些時間思考。某些觀眾只要喜歡上一個節目,就會開始對鄰近時段的節目產生興趣。我們也會根據問卷的調查結果來設計節目表。」


「除了推理影片之外,」我仔細閱讀著節目單,「好像也有其他類型的節目呢。」

「嗯。」川野回答,「我們希望可以在影片之外,提供觀眾更多的周邊情報。比方說,我們與講談社、早川書房合作,製作了『Mystery書籍導覽』,介紹推理新書情報;另外,在『Mystery會客室』裡,則會邀請來賓來暢談推理。」


傅博先生參加的第八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特別獎頒獎典禮,實況錄影即是在「Mystery會客室」播出。每年年末,推理頻道甚至會邀集知名推理評論家來票選年度傑作,透過座談會的方式來選出「爭戰的年度十大作品」,提供讀者更多的選書參考。


「對了,那個……『露娜的魔法大事典』是?」

「那是解夢節目。」

「還有這個,『穆的不可思議報告』又是……?」

「啊,這是介紹各種離奇事件、超常謎團的節目。」川野笑著說:「這是跟科幻雜誌《穆》合作的節目。即使不能像小說一樣可以合理解決,推理迷多半會對神秘的事物感興趣。所以我們才製作了這類比較趣味性的單元。」

「原來如此。」


我們一邊看著節目表,一邊談著其中令我感到好奇之處,我也簡單地談到自己在錄影帶時代看過日本推理影集的經驗。原本安靜聆聽的戶川先生,此時感嘆地說:「如果可以透過推理頻道欣賞到更多古早的經典影片,那就太好了呢!」


「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目標。」

談著談著,這次的參訪也接近尾聲。在臨別之前,川野贈送了特別的紀念品給我。


「推理頻道的會員,可以加入我們設立的『推理俱樂部』,我們除了會定期提供最新的影片情報以外,也會致贈有趣的紀念品給會員。」

「我特別喜歡這隻在夜裡張大雙眼的黑貓。」

「這隻黑貓的名字,叫做『謎助』。」


這些製作精美的紀念品,包括馬克杯、撲克牌、文庫本書套等等,不一而足,也令我感受到推理頻道在經營類型電視台的煞費苦心。向川野先生道別,與戶川先生一同離開辦公大樓,我的視野也因為看遍琳瑯繽紛的推理影像,彷彿變得更加開闊了。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