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書評】《真相只有一個?! :「推理文學在臺灣」特展圖錄》——即將喧囂的台灣推理

文/楓雨





在類型小說和戲劇興盛的現在,大家對推理文學並不陌生,從最讓人耳熟能詳的「福爾摩斯」,到日本現象級推理作家東野圭吾,密室、不在場證明、不可能的犯罪⋯⋯已經成了許多人都能信手捻來的詞彙。

可是「推理文學在臺灣」?聽起來更像是在說推理小說在台灣的風靡程度,比較難讓絕大多數人想到的,是台灣其實也有許多優秀的推理作品。而這本特展圖錄,就是透過循序漸進的方式,引領讀者一起走過這段台灣推理發展史。


首先,「X+Y=?-有一種公式叫『推理』」,先引領我們了解推理小說的結構和類型。雖然推理小說存在許多流派,但是不外乎要有一個神祕的謎團,中間要有精彩刺激的查案過程,最後要有符合邏輯的推理,並導引到意外的結局。雖然有這樣看似標準化的結構,然而隨著對推理元素的側重不同(詭計或動機),或是對故事背景場域設定的不同(法庭或日常),偵探或行文風格的不同(冷硬或社會派),讓推理文學成了一個多彩繽紛的文種。


接著這本圖錄介紹了國外經典的推理小說,其中側重日本推理,主要是因為地緣和台灣本土推理的發展脈絡。在簡單帶過推理小說的進口和輸入之後,才終於進到本書的主題:台灣推理文學的創作書寫。


這本特展圖錄有著明確的架構和脈絡,從推理小說是什麼,到台灣人比較熟悉的國外推理作品,接著再講到台灣本土的推理創作,能讓不熟悉的讀者慢慢被帶入主題。而對於台灣的推理文學,從最早的日治時代講起,包含了日本和漢文創作。到了國民政府時因為「反共文學」而受到壓抑,不過這期間也有像牛哥這樣多產的作家。而要到推理文學的再次興盛,轉折點或許就該是林佛兒創辦的《推理》雜誌、林白出版社和林佛兒推理小說獎。


因為「台灣推理第一人」林佛兒的推波助瀾,台灣推理才再度興盛起來,並且也培養出了一批推理愛好者。這也是為什麼,當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以純文學的觀點選出推理小說首獎時,引起了推理迷在社群的集結。其中一件標誌的事件,是這個獎項的遺珠,既晴的《魔法妄想》。


《魔法妄想》後來由作者自行出版,在網路上獲得廣大迴響,一百本精裝本銷售一空,並獲得普遍好評,成為台灣推理文學史上的佳話。後來既晴以《請把門鎖好》獲得皇冠大眾文學獎首獎,受小知堂邀請加入「Mystery Eye」計畫,才以《魔法妄想症》為書名重新出版。


這段歷史又可以分三個面相討論,首先是既晴本身。既晴在《魔法妄想》和《請把門鎖好》之後,推出了同世界觀的怪奇偵探張鈞見系列。並在2020年改編系列短篇《沉默之槍》,於公視人生劇展上映。更不能忽視的是他在推廣本土推理上的努力,2003年成立的「台灣偵探俱樂部」,便是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前身,其舉辦的「人狼城推理小說獎」,也成了日後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


第二個面相,是小知堂的「Mystery Eye」計畫,這個書系以既晴的《魔法妄想症》為首,一直到2006年出版了書系最後一本,陳嘉振的《布袋戲殺人事件》,成為當時最大的本土推理理書系。之後才被秀威推出的「要推理」系列所超越,具有不可磨滅的歷史定位。秀威的「要推理」以及尖端的「逆思流」書系,在喬齊安及呂尚燁等資深推理迷出身的編輯用心策畫下,讓每月幾乎都至少有一本台灣推理小說出版,讓本土推理到達史無前例的榮景,並讓許多推理作家得以施展拳腳。在IP的經營上,除了近年的《第四名被害者》,還有文策院「出版與影視媒合」入圍的八千子《回憶暫存事務所》和牧童《天秤下的羔羊》也都即將影像化。


最後,是皇冠大眾文學獎,雖然不是以推理小說為評選標準,不過這個獎項成了許多推理小說作者初試啼聲的舞台,除了既晴之外,天地無限、張國立、夏佩爾都是現在還活躍的推理中生代。天地無限的《第四名被害者》改編成Netflix影集《誰是被害者》,獲得了廣泛關注,成了現象級的作品;張國立的《炒飯狙擊手》賣出了多國版權,並推出了「乩童警探系列」;夏佩爾很早便跨足影視,與烏奴奴編劇的《共犯》也頗受好評。


皇冠大眾文學獎停辦後,緊接而至的「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更成了華人世界長篇推理小說的聖杯。文學獎至此不限於台灣,也吸引了香港和中國的推理好手競相角逐。而在台灣方面,以此獎項出道的作家如提子墨和薛西斯,都成了持續產出優秀推理作品的中堅人物。


除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之外,尖端原創小說大獎也成了推理人才培育的園地。尤其是在開設「逆思流」書系後,更是許多推理作家發表作品的管道,推理新生代千晴、八千子、金、游善鈞都曾獲得此獎。


台灣本土推理雖然目前還不如翻譯推理那樣興盛,不過已經累積了足夠的歷史傳承和優秀作品,並足以讓本土研究者立專著研究,如洪敘銘的《從「在地」到「台灣」:「本格復興」前台灣推理小說的地方想像與建構》。同時也在賣出國外版權上漸漸有所斬獲,近年文化部推行的「Book from Taiwan」計畫、「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遴選」好書推薦等多項活動,更是有推波助瀾的作用。筆者所創立的臉書專頁「台灣推理推廣部」,宣傳詞也從「請給台灣推理一本書的機會」,演變成更樂觀的「讓閱讀台灣推理成為一種潮流」。


近年隨著IP改編的熱潮興起,創作者也逐漸跳脫過去推理小說的既有框架,往更廣闊的「犯罪小說」發展。如今台灣本土的創作已經埋下了許多種子,也已經逐漸萌芽,相信再過不久就即將綻放!


原文連結:GPI政府出版品資訊網

罪詭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