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obius_Banners01.jpg

【書評】不經大腦發文、按讚、轉貼的你我,可能某一天也會淪為全民公敵的「網路冤罪犯」。──讀《奪命炎上》/喬齊安

【文/喬齊安】




「真相就是一場說故事比賽,比誰說得快,比誰有說服力,先講先贏不是嗎?」
       ──台劇《模倣犯》(2023)


2019年8月10日,茨城縣的常磐快速道路發生一起逼車暴力案件。加害人突如其來地迫使受害人停車後,動手痛毆對方。當時,旁邊一名戴著太陽眼鏡的女子拿折疊式行動電話(老人機)嘲笑著錄下全程。沒多久,社群網站上流出的事發影片拍到了這名女子,在電視新聞上反覆播放。除了暴力加害人,這名被稱為「拿老人機的女人」(ガラケー女)的冷血女子也引起熱議。



一週後,一位住在東京的30歲女性被響個不停的電話與電子郵件通知吵醒。朋友通知她:「妳的個資都被放在網路上了!」原來,凌晨四點X(推特)轉載自統整網站的一則貼文公開了她的照片、本名,並標示「逼車、ガラケー女、○○(女性本名),請轉發」。這位30歲女性根本無關這起事件,也不認識加害人與受害者,但她的人生就此翻天覆地。



即使隔天逼車男與真正的「ガラケー女」被逮捕,SNS上的攻訐瞬間平息。但短短兩天內,就有三百通電話狂call、一千筆私訊灌爆30歲女性的IG。明明她的IG是匿名帳號,卻還是曝光了。即便她發文澄清搞錯人了,卻被當成死不認錯、引來更多人圍剿。她後來選擇打官司,向轉發貼文的前市議員等人求償,雖然勝訴,仍逃不過「真愛錢、小心眼」的酸言酸語。




▌人人都可能被炎上



「明天可能就會輪到我」這種網路炎上(公審)的文化之於現代人的危機感,給了暢銷作家淺倉秋成創作《奪命炎上》(2022)的概念。他說某次與很少看電影、更不看書的朋友聊天,被對方推薦了小說改編的電影《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2017),該作描寫個資被精通科技的殺人魔盜用後的恐怖。淺倉發現,這種「日常的危機感」能夠吸引不愛看小說的人,於是開始構思故事,而自己平常關心的事情,最符合這個概念的就是「網路炎上」──它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你不知道何時、何地、做錯什麼(或什麼都沒做)就陷入四面楚歌。很荒謬嗎?「ガラケー女」不就是血淋淋的案例。



《奪命炎上》主角山縣泰介在大帝建設的大善市分社任職業務部長高位,工作家庭一帆風順,有房有車,有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他原本是備受敬愛的人生勝利組,但某一天他被炎上了,原因是某個看似炫耀殺人照片的X帳號被大量轉推,經網友比對,很快找出這個「TAISUKE@taisuke0701」帳號的主人是泰介。



小說開宗明義告訴我們:泰介根本沒有使用這些社交軟體,他沒有殺人、也沒有發推文。然而,雖然追蹤數與發文不多,這個帳號的說話語氣、擁有的物品、出沒區域所拍攝的照片,都唯妙唯肖地與泰介劃上等號,連他本人看了也會誤以為自己有在用X,何況是親友們。要命的是,這帳號更新的頻率長達10年,顯然不是臨時創建的,無疑加深可信度。那麼問題來了,是誰使用這個帳號持續扮演泰介?他怎麼取得泰介的個資?有如此深謀遠慮的惡意動機是什麼?



泰介原本認為自己既然啥都沒做,風波很快就會落幕。沒想到,公司從上到下沒人挺他,讓他深感錯愕。在家門口驅趕騷擾者的警察也對他投以懷疑目光,冷淡直言:「刪除假新聞不是我們的工作。」沒多久,警方在照片背景的公園中真的尋獲女大學生屍體,不被任何人信任的泰介當下選擇逃亡了,短短幾個小時,全日本都成為他的敵人。警察、24小時作業的監視器與熱心市民都追逐著他,不擇手段追求點閱率的全國YouTuber也紛紛集結,打算替天行道,拎著凶器搜索「爆紅殺人魔」行蹤。臨場感十足的恐懼,開始向泰介與讀者襲來!



▌從青春懸疑,到緊扣社會脈動



淺倉秋成在大學文學課閱讀《嫌疑犯X的獻身》(2005)後受到感動,進而想成為創作者,他出道至今的發展也令我有種東野圭吾的既視感。2012年,淺倉以《黑色亡魂》獲得講談社BOX新人獎Powers出道,陸續發表五本小說都以年輕學子為主角、青春懸疑為主旋律。2019年的《直到教室只剩下一個人》,以「特殊設定系推理」的奇思妙想結合「校園種姓制度」大獲好評,犯罪者身分早早揭露,小說賣點是要推理出犯人運用了哪一種超能力,製造死者跳樓的完全犯罪。本作入選本格推理大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等業界TOP獎項,而讓他突破同溫層、一舉翻身的,是第一次擺脫特殊設定與校園推理的《六個說謊的大學生》(2021)。



就像東野圭吾從「叫好不叫座的青春推理寫手」轉換至《白夜行》(1999)後,以社會寫實路線走紅的漫長光陰,淺倉也花了9年在編輯協助下,以「就活亂象」結合「狼人殺」,完成新鮮感、嚴肅性、娛樂性兼具的寫實作品。他擅長把線索光明正大寫出來,卻誤導讀者建立錯誤的認知,在結局揭曉時跌破眾人眼鏡,讓讀者享受被騙的痛快。《六個說謊的大學生》裡,我們知道第一人稱敘事的角色們在說謊,但他們真正的意圖是勾引讀者上當,這高明的手法,可以說顛覆了十多年來推理迷已經很習慣的湊佳苗式獨白,引發了現象級的討論熱度。



(因轉載篇幅有限,剩下的一半內容就再麻煩大家進入OKAPI的專欄連結點閱觀賞了,非常感謝!)



本文作者簡介/喬齊安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並擔任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島田莊司獎、林佛兒獎、完美犯罪讀這本等文學評審,興趣是文化內涵、社會議題的深度觀察。


長年經營之書評部落格:https://heero.pixnet.net/blog 


留言


罪詭情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