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us_Banners01.jpg

【書評】「死者教導生者」,他是在犯罪現場推動社會正義、關懷世人的仁者法醫──讀《當死者說話時》/喬齊安

【文/喬齊安】




如果你住在德國,假日前往酒吧喝點小酒,想要融入當地,與老闆和其他客人通常一起收看、討論的會是德甲足球聯賽。然而週日晚上有時候會出現罕見的例外──大家會一起收看的是《犯罪現場》(Tatort,這是一部1970年代開始播出,至今已超過一千集的影集。


《犯罪現場》之所以受到德國人喜愛,在於劇情時常刻劃德國歷史、社會問題,有趣的是,早在全球聞名的美劇《CSI犯罪現場》跑去邁阿密與紐約之前,《犯罪現場》就已經設定每週的故事發生在不同的德國城市,安排不同的主角警探與團隊辦案,可說是舉全國刑事系統之力構成的經典長青IP,往往在播出前引起該城市的鄉親父老奔相走告,台灣的OTT平台也引進過其中的《柏林犯罪現場》。


不過,即使週日晚上聚集親友配啤酒收看一集90分鐘的《犯罪現場》已成為德國人的休閒傳統,但劇集拉得太長,也造成水準參差不齊,因此後來網友們習慣在推特上一起吐槽劇情,反倒成為這部戲能在網路世代持續維持熱度的原因。而這部戲裡的角色描寫,也形塑了德國人對於刑偵執法人員的刻版印象。資深法醫克拉斯.布許曼(Claas Buschmann)在他的暢銷著作《當死者說話時》就告訴讀者:「假的!都是假的!


布許曼平常會協助司法機關進行兇殺案的醫學分析,以及釐清自殺或醫療事故的真相。他在書中顛覆讀者對德國法醫的錯誤想像,好比說《犯罪現場》裡那名古怪的法醫,觀眾已經習慣看到他對一具屍體稍加檢查,就準確地將死亡時間和死因告訴探長。布許曼說:「死亡時間是下午1點26分?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事實上,根據屍體腐爛的程度,法醫只能判定出死後「大概」過了幾個小時,絕對不可能精確到幾時幾分。


那電視上的法醫還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嗎?布許曼指出,《犯罪現場》裡的法醫似乎總是一個人待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幹活,圍繞著詭異的氣氛,甚至在屍體旁邊吃麵包。然而,德國其實規定屍檢時要同時由兩名醫生進行,而且他們會在有正常照明與窗戶的地方工作。


此外,戲劇與小說很喜歡呈現警察與法醫在犯罪現場大剌剌討論案情,這樣比較有張力。但布許曼說,如果法醫在現場提供意見,卻在解剖後又修正了原本的推理,對警方偵查只會造成困擾,因此他們不會太早討論細節。又或者,戲裡常見解剖完,被害者家屬掀開白布痛哭的畫面,實際在解剖室裡進出的法醫,是不會有機會跟家屬打交道的。


那麼,現實的法醫生活還有哪些我們不知道的事?他們的工作又對人們有什麼幫助?布許曼認為:「法醫學一直都像是反映社會的一面鏡子:雖然接受屍檢的死者並不多,但是在解剖台上,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社會上的人們都經歷了什麼。他們是怎麼死的?身體健不健康?承受了哪些心理負擔?


(因轉載篇幅有限,剩下內容煩請進入OKAPI的專欄連結點閱觀賞)


本文作者簡介/喬齊安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興趣是文化內涵、社會議題的深度觀察。


長年經營: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罪詭情報